本报夏令营自6月份启动报名以来,受到了家长和学生的广泛关注,每天都有家长打电话咨询开营时间。

许多家长表示:“之前孩子参加了报社组织的夏令营,收获很多,变化很大,学会了独立自主,与伙伴们互帮互助;学会了感恩,开始体谅父母……下次还要参加晚报举办的活动。”孩子的家长看到孩子的改变也开始积极思考自身的教育方式。让我们来看看往期夏令营营员们的家长是怎么说的!

●夏令营结束以后,孩子明显进步了很多,以前拖拖拉拉的习惯改了不少,自己定了暑期的作息时间,还时常帮我们洗洗碗,自己的脏衣服也不乱丢了,时常能自己洗一洗,对于学习也不像以前那样遇到难题就着急上火,对于挫折的承受能力也大大增强了。(长虹路小学夏澜月的爸爸)

●孩子回来后的几天,我突然发现早上他自己能按时起床,自己的事情也能主动去做,不需要我三催四请,做作业也不再只是敷衍,他的认真在这之前是不可能出现的。

而让我感触最深的还是孩子懂得讲道理了,懂得感恩了。遇到分歧时,他能认真地心平气和地讲道理,而不再是同我顶嘴,面对父母平日的付出,他懂得了感激,会说“谢谢”二字,而不再像以前那样认为理所当然。

孩子经过这七天的“打造”,没有大的改变,只有细节上的变化,而这些改变正是我所看到的,在此感谢襄阳晚报组织的这场夏令营活动,感谢工作人员以及他的小战友们,希望你们越来越好。(市第二实验小学李海洋的妈妈)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七天的军事夏令营一晃就到了告别的节点,我很早就到了孩子们的营地,与孩子们合影留念,挥手告别。看着孩子们列队上车,我的心好像飞到了孩子们中间。突然,几个孩子转身问正在和我告别的刘晓庆记者:“刘老师,我们明年还来尧治河吗?我还想来尧治河,你明年再带我们来尧治河好吗?”我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感情啊?这是一种什么缘分啊?孩子们走了,看着他们的背影,我一个人坐在车上任凭泪水流淌。已经很久了,我突然又想起孩子们走时那种恋恋不舍的眼神。我立即打电话,让已经陪着孩子们走远了的黄强回来,给孩子们每人送一张尧治河的门票,既作为给孩子们的留念,也作为对孩子们的邀请,我希望他们明年真的还能来尧治河。

2019年7月18日,孩子们的军事夏令营已经结束5天了,我在江西干部学院学习,带队的刘晓庆记者发给我一张照片。她告诉我,参加夏令营的一名叫海洋的孩子,在襄阳偶然看见她,飞快地向她奔过来,扑在她的怀里,连孩子的妈妈都感到意外,也让我这个男子汉再次流下泪水。

我想说:孩子们,尧治河永远是你们的家,欢迎你们随时回家,我在尧治河等你们。(尧治河村党委委员、党政办主任吕泳和)

●忘不了离别时的感伤。短短七天的相处,关注和照顾这群孩子已成为我的习惯。野人洞任务完成后,营员们举行告别仪式时,我才清楚地认识到,这七天相处的感情对于我来说是多么重要。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临走前,我抱着两名当地的孩子,忍不住嚎啕大哭。

那七天仿佛一场梦,却又真实存在过,是我一生难忘的记忆。(2019年夏令营带队记者刘晓庆)

●说实话,第一次参加夏令营,她真的成长了很多,包括独立能力、与人交往的能力以及看世界的目光,期待她再次参与襄阳晚报的夏令营,再次“乘风破浪”!(襄阳四中义教部可沐萩的妈妈)

来源:襄阳晚报


责任编辑:陈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