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集蔬菜不愁销”颇负盛名。近几年,宜城市王集蔬菜不仅俏销黑龙江、广东等国内20多个省市,还出口到俄罗斯、韩国等地。

但在10年前,该镇蔬菜发展一直是“昨天下雨,今天打伞”,很难及时把握市场。

面临窘境,在引导群众坚持标准化生产、不断扩大蔬菜种植规模的同时,该镇大力支持社会能人创建蔬菜中介组织,拓宽蔬菜外销市场。

如今,王集镇的蔬菜经纪人帮助菜农足不出户就挣得荷包鼓鼓。据统计,去年11月至今年2月,王集镇销售蔬菜4万吨,实现产值5000多万元,农民人均增收1200余元。

“菜经纪”把菜销到国外

58岁的王爱民是王集镇蔬菜经纪人大军中的一员。近日,他一直操心更换王集镇种植已久的甘蓝品种。“这种菜根大叶硬,已经被市场淘汰,人们不大爱吃了。马上我们考虑重新选种,迎合人们不断变化的口味。”

像王爱民这样活跃在农户和市场之间的经纪人在王集镇有40多个,有21年蔬菜经纪人经历的他可以说是其中的带头人。

上世纪90年代后期,王集镇政府鼓励农民调整产业结构,从河南新野引进种子,以订单形式在该镇观音村发展1000亩甘蓝种植基地。当时,蔬菜还处在扩规模、打牌子的起步阶段,营销信息不畅,收购蔬菜的外地客商寥寥无几。蔬菜是季节性商品,加上保鲜的要求,各家菜农为了让蔬菜尽快脱手,都纷纷压价出售,最后落得“几败俱伤”。

在这样的市场竞争环境下,菜农们的利益几乎为零。蔬菜卖不出去,甘蓝种植面积逐渐缩小至500亩。

2004年,从外地务工回乡的王爱民因为有跑市场的经验,接手了观音村500亩甘蓝的订单,同时他又在中心村与农民签订400亩甘蓝订单,约定甘蓝长成后他来收购。

看到本地市场饱和,王爱民把目光投向王集镇以外的广州、南京等地。他利用各种销售资源,积极与西安、广州、南京、合肥、武汉的批发商联系,然后及时把信息反馈给村里的菜农。

正是有王爱民们这些懂技术、有经济头脑、有营销经验的蔬菜经纪人,一条从王集镇到全国各大城市的销售通道由此开启。“原本每斤0.1元的回收价,打开市场后涨到了每斤0.45元。当年,我挣了不少,菜农们每亩地也能增收2000元。”王爱民告诉记者。

从那以后,每到蔬菜成熟季节,王爱民就会帮助当地种植户联系客商。通过这位地道蔬菜经纪人之手,菜农们精心培育的蔬菜被直接送到了全国各地的超市、饭店、宾馆、学校和大型企业。

王集镇镇长张鹏表示,作为王集镇重要的名片,王集包菜、娃娃菜享誉全国。每年冬天,全国市场80%的包菜和娃娃菜都来自王集镇。除此之外,王集的包菜、娃娃菜还走出国门。

“新生代”开始深耕市场

王爱民等老一辈农村蔬菜经纪人是王集镇早期蔬菜出山的“桥梁”。如今,随着蔬菜产业更大规模发展,章洪林、秦华峰等新一代经纪人正从大山信步出发,带着当地农产品走得更深更远。“我是本地人,2014年第一次背着背包到广州闯市场时,虽然窘迫得像个‘叫花子’,但我看到了广阔的市场前景。”湖北大炮现代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秦华峰说。

6年前,秦华峰开始学习做一名蔬菜经纪人。带着几件衣服、几盒名片,他踏上了“流浪”之路,在各个省会蔬菜批发市场找商贩、聊推广,从一个外行人逐渐成长为发展规模最大的经纪人。

今年疫情期间,在王集镇和各方力量支持下,秦华峰共销售包菜1万余吨,销售额为142.3万元。

现在,他正在投资兴建一个600平方米的冻库,“有了冻库,蔬菜经过冷冻就不怕长途运输了。”

宜城市洪诚现代农业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章洪林则是王集镇第一个成立公司的蔬菜经纪人。

“2011年我走上蔬菜销售这条路,到2015年成立了公司。”章洪林说,“要想做大做强,必须依靠政府、吃透政策。现在,越来越多的客商和我合作。”

在政府和蔬菜经纪人的共同努力下,王集镇蔬菜产业不断提档升级。2018年以后,王集镇改变原始的销售模式,对蔬菜进行包装加工,提升产品附加值。菜价得到提升的同时,农户还得到更多的务工机会。“冬季3个月时间,每人能挣一两万元工资,比外出打工划算得多。”章洪林介绍说。

“从根本上看,蔬菜经纪人的出现是必然的,也是必要的。”张鹏认为,“菜农宁愿将时间花在打理菜棚上,对市场的需求不但不了解,信息渠道也不畅,销售范围仅仅局限于村子附近的市场,菜价低,市场竞争激烈。经纪人的出现,‘双赢’甚至‘三赢’的局面形成。”

镇政府不断“添薪加柴”

面对过去种植品种单一、抗风险能力差等问题,经过近20年的摸索,王集走出了一条富有地方特色的蔬菜产业路子。

“在我们这儿,几乎家家户户都种菜。但我们的蔬菜,是靠高度组织化生产出来的。”张鹏介绍,在充分发挥传统农民精耕细作的优势下,通过龙头企业和专业合作社的带动,形成了标准的组织化生产模式,即“公司+基地+专业合作社+农户+标准+管理”的产业化运行机制。

虽然不断提档升级,但王集镇蔬菜产业发展仍存在一些上升空间。

日前,王集镇组织蔬菜经纪人去甘肃兰州取经,学习反季节蔬菜的种植模式。同行的章洪林说:“这次考察真是长见识,回去我要好好思考育苗大棚的可行性。”

王集镇一直都是种植一季蔬菜,利用冬季3个月的空档期,占领全国市场。剩下的时间,田地除了种花生,基本上都闲置着。“新野、钟祥等地的气候条件不如我们,却能够种植两季蔬菜,我们考察过后,萌生了发展‘二茬菜’的想法。”章洪林说,“不光我们受益,菜农每亩地每年至少能够增收3000元。”

农民增收致富,经纪人事业扩大,乡镇经济上台阶,种植反季节蔬菜确实是利镇利民的好事。“困难就在于修建的大棚费用,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章洪林说。

政府也理解蔬菜经纪人的想法。张鹏说:“我们还是打算引导企业,共同修建大棚后,带领乡亲共同发展。”

相比于修建大棚,更让张鹏牵挂的是另一件事——产业链条的完善。

张鹏介绍,为了整合农业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使农产品的生产、加工、运输、销售形成一条龙,更好地发挥农户、龙头企业、小规模经纪人各自的特长,政府想把各村合作社盘活,成立劳务公司,对本地人员进行培训,这样就可以给本地务工人员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整个产业链条也得以完善。


来源:襄阳日报


责任编辑:李巧雨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