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青与学生练球 全媒体记者朱孔舒摄

浦青在中国乒协会员联赛恩施咸丰站获得女单冠军(受访者供图)

新希望乒乓球俱乐部获得的荣誉 全媒体记者朱孔舒摄

在襄城新华书店楼上,有一家新希望乒乓球俱乐部(以下简称俱乐部)。走进这里,听到的是乒乓球与球桌、球拍碰撞的声响,看到的是整整一面墙金灿灿的奖杯和奖牌。俱乐部的创始人是一位女将,她就是浦青。

襄阳走出乒乓女将

浦青现年53岁,出生于江苏无锡,1975年随着三线建设一家人来到襄阳。其父浦欣生是乒乓球高手,在武汉工作期间曾入湖北省队。浦青师从父亲,7岁便拿起了球拍。

名师出高徒,浦青在红旗小学(现磁器街小学)读书时,顺利加入我市青少年乒乓球队。“当时球队里各种打法都有,只缺打削球的,为了配合团队,我开始学打削球。”浦青说。“球队训练很辛苦。”浦青介绍,“早上要锻炼身体素质,每天进行5000米长跑,下午放学后还要进行乒乓球专项技术训练,尽管很累,但我的学习成绩很好,从未因打球而落下。”1978年浦青便与队友一起获得了全省少儿乒乓球比赛女子团体第二名。

初中时,浦青依然学习、打球两不误,她有一年既要参加全省青少年乒乓球锦标赛,又要准备数学竞赛,虽然忙得不可开交,但最终两边竟然都有所斩获。正因为这样的成绩,浦青参加了我市第一届三好学生夏令营。“当时二中就两个名额,初中、高中各一个。我记得去的是庐山,走之前市长还接见夏令营的学生。”多年以后,浦青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得出结论:体育运动非但不会影响学习,反而会有促进作用。

1989年浦青进入市电视机厂,任团委书记。这期间她获得两届全市职工比赛女单冠军和省“农税杯”女单第三名。之后她在五次省运会乒乓球项目上获得团体和单打前三名,也在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乒乓球赛、中国乒协会员联赛等各项赛事中夺得团体和个人冠军,并获得“业余运动健将”称号。

爱徒打球进了北大

上世纪90年代,电视机厂的效益每况愈下。在父亲的建议下,浦青决定依靠自己的乒乓球技术谋生。1996年她与父亲共同创办了红领巾乒乓球训练中心,球馆草创,生源成了最大的问题。浦青一边四处张贴广告,一边进学校,希望校长推荐学生。同时,她也努力思考影响生源的几个因素。

缺少高水平并有责任心的教练,学生的战术思想和技术能力很难提升。为此,浦青首开襄阳乒乓球培训机构引进外地教练的先河。“我得知前国青队队员高力书自武汉水电大学来火电厂实习,当晚就与其联系,次日一早就把他接到了训练场,之后每晚送他回余家湖。”浦青求贤若渴的态度令高力书大为感动。之后浦青又引进了武汉市体校教练王龙、世界冠军陈静的启蒙教练朱仁达、前河南省队队员王斌等,俱乐部的教学水平明显提高。

打乒乓球不仅需要清晰的技战术思想,更需要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坚韧的意志品质,因此乒乓球运动员的成长周期长,出成绩较慢,需要教练和学生有耐心。

浦青在教学上采取统一授课,学生们能从不同的教练身上取长补短。经过多年训练,2000年11岁的赵迪获得全省“苗子杯”总决赛男单冠军,这是俱乐部弥足珍贵的第一个冠军。

吴子衿是浦青的得意门生,然而当她一年级初学乒乓球时,仍是一个生性胆怯、身体不太协调的女孩。浦青说:“吴子衿的妈妈觉得身体不协调就该多训练,家人的支持让她吃了‘定心丸’。”

为了锻炼吴子衿,浦青带队去外地比赛总是让她担任队长,这样能使她与其他队员有更多的交流,观看高水平比赛也能让她大开眼界。经过多年的积累,吴子衿变得独立而自信。在襄阳四中读高三时,校长推荐上大学的名额有限,吴子衿毛遂自荐,以自己的口才和平时优异的表现争得了一席之地,被推荐上了北京大学。

疫情期间鼓励亲子乒乓

今年疫情期间,俱乐部也没有闲着。浦青说:“家庭乒乓球比赛是俱乐部的一个传统,以往每年五一小长假我们都会举办家庭友谊赛。因为平时多是家长在场外埋怨孩子的,所以在友谊赛中我们让亲子组成双打搭档,让家长也感受一下孩子在练习时的紧张情绪,增进理解。”

今年五一小长假俱乐部开展了“欢庆五一,拿起球拍,一起来乒乓”活动,共有“国球家家乐”家庭挑战赛、“乒乓小能手”技能挑战赛、“跳起乒乓操,疯抢免费课”三个项目,不仅让更多人喜爱乒乓球运动,也建立了健康的家庭活动方式,让家庭关系更和睦。

来源:襄阳晚报

责任编辑:陈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