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襄阳上于司空頔

李涉

方城汉水旧城池,陵谷依然世自移。

歇马独来寻故事,逢人唯说岘山碑。

诗题中的“于司空”,即担任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观察使的于頔,他在元和三年拜司空,李涉此诗就是专门呈献给这位当时襄阳最高长官的。

首句“方城汉水旧城池”,看似语近言浅,实则本自《左传·僖公四年》“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之语,浓缩成七字后入诗,仿佛信手拈来,不着痕迹,为襄阳古城池造型。次句“陵谷依然世自移”,“陵谷”出自《诗经》“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后比喻自然界巨变,但诗中说“陵谷依然”,即襄阳古老的山川依然如故,没有变化,对照后面的“世事”发生了更移,从而透出一种历史的沧桑之感。

襄阳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人文荟萃,有很多的历史故事,诗人专门“歇马”来“寻”,那该会寻得多少?结果是“逢人唯说岘山碑”。只是岘山上那座晋代大将军羊祜的功德碑,这是为什么呢?联系此诗的特定赠与对象,自不难领会这一句诗的言外之旨。

据史载,于頔其人在主政湖州、苏州期间,也为当地百姓做过一些好事,但他“为政有绩,然暴横少恩”,尤其贞元十四年(公元798年)调任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观察使后,“公敛私输,持下益急,而慢于奉上。”(见《新唐书·于頔传》)这与同样坐镇襄阳的晋代大将军羊祜相比,后者怀仁爱民、德政广布,死后被树碑铭勋“岁时飨祭”,恰好形成鲜明的对照。诗人显然想给当下这位襄阳的主政者提供一面最好的历史镜子。

诗的这层意思,被后世不少有眼光的诗评家点破,如清人吴乔在《围炉诗话》中说:“于頔守襄阳,颇酷虐,李涉工诗,以‘逢人唯说岘山碑’为讽,如是足矣。”清人贺裳《载酒园诗话》中也说:“于頔为观察史,有酷虐声,李涉过襄阳上诗云云,真所谓主文谲谏者。”

为政一地,就要造福一方;虐政苛罚,必将失去民心。以诗讽谏,自然不便把话说破,否则成了“谏襄阳于司空书”。故以诗的语言暗示出言外之旨,这才契合“婉而多讽”的诗性,也是诗人的高明所在。

汉上偶题

李涉

谪仙唐世游兹郡,花下听歌醉眼迷。

今日汉江烟树尽,更无人唱白铜鞮。

这首诗,大概是诗人晚年重游襄阳时所写,因为诗里弥漫着一种盛唐繁华不再的感伤情绪,透出的是晚唐的衰飒之音。

诗全由李白游襄阳的风雅踪迹作为昔今对比的线索。诗人此次游襄阳,首先想到的是“谪仙”当年“游兹郡”,那时的“谪仙”是何等的潇洒倜傥、意气风发!他的《襄阳歌》中“倒著接 花下迷”“玉山自倒非人推”,《襄阳曲》中“歌舞白铜鞮”“花月使人迷”等描写,不停地在诗人头脑中闪现,于是凝结成一个“谪仙”当年游襄阳的形象总括:“花下听歌醉眼迷。”这种于名胜之地、繁华之都的快意畅游,让同样作为诗人的李涉,不能不勾起对大唐盛世的无比向往与怀念。

可是,盛唐气象已逝,襄阳亦繁华不再,汉江边云烟缭绕的树木,仿佛也失尽往日的生机,城内清冷,更不见“拦街争唱白铜鞮”的“襄阳小儿”。诗在一片伤感的情绪中黯然结篇。作为一个亲眼见证了大唐王朝由盛转衰的文人,他只能托之于诗,徐徐吐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毕竟,李涉留给后世不少好诗,他结成专卷的一百多首作品丰富了唐诗的库藏。他在襄阳留下的诗,也体现了一个封建时代的知识分子关注社会、关注民生的人文情怀。“逢人唯说岘山碑”之句,至今仍能给人以启示和警醒。

责任编辑:王群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