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0日,襄阳市博物馆将举办十二生肖迎新春系列特展——“牛”转乾坤。15件展品,上至西周时期,下至民国时期,是牛文化在古人生活中的见证,如弦纹牛首钮铜罍是以牛为装饰的酒器,卧牛钮铜鼎是代表财富和地位的礼器,老君骑牛是道教雕塑的常见题材等。



牛曾是农业之本

罍是古代的盛酒器和礼器,商代晚期出现,流行于西周和春秋。本次将展出的西周晚期弦纹牛首钮铜罍是其中较为典型的器形。弦纹牛首钮铜罍高42厘米,敞口,深腹,平底。肩部置对称牛首兽形衔环耳,两边环耳上造型简单的牛首张开两耳呈翘首样,就像在等待主人提起这装满美酒的罍,更有意思的是铜罍的腹下部有一牛首鼻钮,牛首小巧逼真,好似一头调皮的小牛在铜罍里戏耍饮酒还把头伸出罍身外四处张望,似乎嘴里还冒着浓香的酒气。

为什么两侧的环耳和腹下部的鼻钮都是牛首形状呢?襄阳市博物馆工作人员鲁凌介绍,这源于周人为农耕民族,牛是所崇敬的农业之神的化身,牛头则是农神的代表和标志。



鲁凌说,酒在人类文化历史中源远流长,传说我们祖先发现五谷可食用时,就以其酿成酒醪饮用。据考古发现,早在夏朝以前,酒器业已广泛存在。酒在古代不仅仅是一种饮料,还是礼仪中不可缺少的物品。因此,随着礼制的形成与发展,酒器便成为礼器的组成部分。这件弦纹牛首钮铜罍除可以当酒器使用外,还应为贵族祭祀农神祈祷丰收的神圣礼器。

同样,卧牛钮铜鼎,鼎盖缘部有三个卧牛钮,牛体作昂首侧卧状。作为礼器使用的器物常见以龙凤虎牛为装饰以凸显使用者的显赫地位,其中,龙凤皆为虚构神兽,虎为凶兽,只有牛在现实世界中与人的生产生活密不可分。它曾是“农业之本”,象征财富和地位,甚至能反映出农业生产力水平。


不爱马车爱牛车

牛车最早可追溯到 3000 多年前的商代。从东汉末年到初唐时期,一改以前对牛车的轻视,牛车逐渐成为官员、贵族乃至皇帝的代步工具。南北朝时期郊野之内,满朝的士大夫“无乘马者”。

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墓葬中,以陶牛车入葬,是一种革新式的葬俗。在襄阳麒麟清水沟南朝画像砖墓发掘出土的陶牛车,由牛和车两部分组成。牛仅残存头部、颈肩部,耳朝前,昂首,体较胖。车为方杆,棚式车厢,车盖呈圆拱形,厢后开有小门,底板中部两边各有两小孔,起定位车轴的作用。




魏晋风流,文人雅士放浪形骸。从容不迫、步履稳健的牛,在人们的心中,是返璞归真的象征。市博物馆副研究馆员杨一介绍,从驾畜方面来看,这一时期,牛车是主要的交通工具和运输工具。上至皇帝和王公贵族,下及普通平民百姓,不管是居家生活还是参加重大的礼仪活动, 除非有特殊情况,一般都使用、乘坐牛车。


孺子牛与吴牛喘月的典故

牛,对古代中国人而言不仅是重要的生产工具、交通工具,更是中国人的一种精神寄托。古往今来,人们喜欢雕牛、画牛、写牛、说牛,在历史上给后世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典故与传说。如“孺子牛”与“吴牛喘月”在展品中均有所体现。



玉孺子牛,子母牛,母牛四肢蜷缩呈平卧状,歪头凝望前方,背上一小牛似正要起身。“孺子牛”是《左传》中记载的一个典故:春秋时,齐景公与儿嬉戏,景公叼着绳子当牛,让儿子牵着走,不料,儿子不小心跌倒,把景公的牙齿拉折了。后来,鲁迅先生“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名句使“孺子牛精神”得到升华和拓展。现在,人们用“孺子牛”赞美一心为民、无私奉献、不求回报的人。



吴牛喘月故事镜为金时期流行的故事镜。铜镜上以镜钮为中心有大面积的水纹,象征多水的吴地,镜钮下方一牛卧在陆地上,回首望月,一蹄高高抬起指向天空。吴牛喘月的典故来源于《太平御览》,讲述了汉代吴地的水牛觉得暑热难耐,在晚上看见月亮也以为是太阳而伸出舌头喘息的故事。



襄阳市博物馆表示,希望通过展示馆藏与牛相关的文物,丰富市民的春节文化生活,也希望大家能从古老的文化根脉中汲取“牛气冲天”的精神力量,新的一年能“牛”转乾坤。


文/图:通讯员杨力 全媒体记者张亚婷

编辑:李春辉|审核:刘德祥

校对:周建春|终审:宋毅

运营:襄阳日报社



责任编辑:李春辉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