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导简介



张毓雄,湖北广播电视台高级编辑,《记住乡愁》编导。

代表作品:《襄阳——汇通南北 崇文尚义》等。


“每个人的乡愁内容不尽相同,但那份浓浓的故乡情怀是一样的。无论奔波多远的路程,无论离开多长的时间,乡愁,只会随着我们年岁的增长而越发浓烈。一颗乡愁的心,既温暖自己,也温暖身边的人。

——张毓雄


江流天地外,文脉润襄阳

对于大多数外地人来说,襄阳这个地名,可能更多是从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或者金庸先生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等文学作品中获得。事实上,襄阳这个城市最初的诞生,就是作为一个屯兵要塞修建而成。然而,对于这个城市的另一面——它的人文形象却是鲜为人知。



如果翻开小学1到6年级的语文课本,就有襄阳籍两位诗人的作品,其中,孟浩然的诗作三首,分别是《春晓》《宿建德江》《过故人庄》,还有张继的一首《枫桥夜泊》。可以这么说,唐代的襄阳,几乎贯穿了整个唐代诗歌史,不仅出现了孟浩然、张继、皮日休等著名诗人,而且李白、杜甫、王维、王昌龄、白居易等众多大诗人都曾往来襄阳,酬唱歌咏,留下佳作传世至今。



襄阳人文之盛的背后,实际上是因为襄阳绝佳的地理位置。在古代以舟楫为重要交通工具的时代,处在汉江中游的襄阳与长安、洛阳几乎就是一个等边三角形关系,沿水路西上长安,沿南襄盆地过方城,可直抵洛阳。地处汉江南岸的襄阳古城建城历史长达2800年,古城经历了楚国军事渡口“北津戍”,西汉初年设县筑城,东汉末年扩建,南宋修建砖城,明朝再次扩建定型的几次营建,古城周长7公里,设有6个城门,面积约2.5平方公里,城内所设置的东西南北街名,从古至今不曾改变。




走进襄阳古城,在东西南北街汇集的古城中心,矗立着一座高楼——昭明台,这是为纪念南北朝时期的梁朝太子萧统而立。公元501年,萧统出生于襄阳,他是南朝梁武帝萧衍的长子。从公元526年开始,博通众学尤其喜爱文学的萧统,组织梁朝顶级文化学者,挑选出从先秦至梁朝时期的700多篇传世文学作品,编纂成中国第一部诗文总集《文选》。公元531年,而立之年的萧统不幸英年早逝,因谥号昭明,萧统被称为昭明太子,《文选》也因此又被叫做《昭明文选》,并影响至今。




从昭明台往北至临汉门有一条仿古街,这就是北街,街上有两处石牌坊,其中一座牌坊上有一副对联:“起凤腾龙地,崇文尚义乡”。这副对联道出了襄阳古城的人杰地灵和特有的气质禀赋。因此,“崇文尚义”便成为襄阳这座城的主题表达。



讲到崇文重教,古城里有一个古建筑可以作为历史的见证,它就是昭明台西边襄阳老五中校区内的大成殿,这里也是襄阳县学宫遗址。据记载,这座大成殿是北宋时期从城外迁移而来,一千多年间,屡毁屡建,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大成殿是清道光二年重建的建筑。



但襄阳的文脉却是来自于更早的东汉末年。在古城东南角的休闲广场上,立有一尊王粲塑像,在他背后耸立着一座两层重檐歇山顶式高楼,这就是为纪念王粲登楼作赋为建的仲宣楼。东汉末年,因北方军阀割据,战火绵延,年轻的王粲随逃难的人群,南下襄阳,投靠他的同乡,做了刘表的一名幕僚。




公元190年,刘表领荆州牧,他把荆州治所从汉寿(今湖南常德)迁移至襄阳。因北方战乱而南下的流民,大量涌入襄阳,不少名流儒士和太学生也纷纷南下,来到了襄阳。为了安置并利用好这批人才,公元195年,刘表邀请了300多名北方名流和本地儒士,兴办荆州官学,设置学业堂。同时,刘表派人搜集图书,组织编写《五经章句后定》,开展学术活动,形成了荆州学派。一时间,襄阳成为东汉末年的全国文化学术中心。不仅为襄阳的文化兴盛奠定了文脉的根基,也由此形成了襄阳开放包容,吸收多元文化,并不断传承的历史传统。




襄阳因其南北汇通的区位优势,自古以来就是文化汇集、文运昌盛之地。从刘表荆州官学奠基,经西晋羊祜、杜预治理襄阳,劝农兴学,到南北朝乐府民歌和初唐近体诗在古城交融,襄阳,迎来了盛唐时代华丽的诗歌舞台,全唐诗四万多首,与襄阳有关的就有四千余首,《唐诗三百首》中也有27首与襄阳有关。而代表襄阳粉墨登场的便是伟大的山水田园诗人孟浩然,他是中华文化殿堂中的一座襄阳文化地标,其诗书传家的理念在襄阳古城中影响至今。




三百多年后,襄阳古城的文化接力棒传到了北宋米芾手中,这位喝汉江水长大的书画家,从小便痴迷于碑刻书帖,尤其是临摹功底深厚,《宋史·文苑》中记载说米芾临摹“至乱真不可辨”。也因此,他的字被人讥笑为“集古字”。为了突破书法艺术瓶颈,1082年,米芾结束在长沙的任期后,一把火烧掉了自己绝大部分书法作品,决定寻师访友。这年春,他来到黄州,专程拜访了谪居此地的大文豪苏东坡。苏东坡以“忘年交”的礼遇对待米芾,并建议他学习晋人书法,追求“二王”意趣。从此,这位被人笑话为“米颠”的襄阳人,以其半生经历,追求晋人书法艺术,最终达到宋代书法最高境界。




今天,书法艺术依然是襄阳人文化传承的基本功。2011年,襄阳被命名为中国书法名城。

紧邻米公祠有一座以米芾命名的学校米公小学,学校大门入口处地面印刷有“永字八法”的笔划,这所学校从一年级开设书法课,不仅如此,每一位老师,每天都会自觉临写一幅字帖。



在中山社区服务中心,虽然办事场所面积不大,但还是在房间的一角,摆设书台,预备笔墨纸砚,方便市民随时挥毫泼墨,切磋书法技艺。



在这座古城,对于文化历史的关注还有更多的普通人。2005年,一个叫“襄阳拾穗者民间文化工作群”的团队成立,其理念就是“回到田野,守望故乡”。三位素未谋面的人通过网络走到一起,今天,这个团队已发展到将近二十人的规模。




时代变迁,岁月流转。今天的襄阳,已发展为汉水中游区域性交通枢纽和新兴工业城市,但古城丰富的文化遗存也逐渐在消失,为了保留城市的记忆,唤醒市民对城市的了解与热爱,十五年来,“拾穗者”利用业余时间,走街串巷,搜集整理城市的历史“碎片”,呼吁保护非遗传承项目,组织中小学生开展“吾爱吾襄·读城”活动,成为连接这座城市古代与今天的纽带,使这座城市的文脉如同汉江水一样永远奔流不息。




说起来,有2800年建城史的襄阳一直就是一座移民城市,无论是刘表、王粲、诸葛亮、萧衍、萧统,还是孟浩然、米芾,其祖籍都是外地他乡。而今天的襄阳,虽然发展成一个区域性交通枢纽的现代化新兴工业城市,但绝大多数还是外地来的建设者,“拾穗者”的成员其实多数也是外省支援襄阳建设的第二代,他们站出来,寻找这个城市的过往,不仅仅是为自己找到家乡的皈依,更是为所有市民留住家乡曾经的风华。



来源:记住乡愁

编辑:李春辉| 审核:李静

校对:彭清|终审:王少哲

运营:襄阳日报社



责任编辑:李春辉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