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襄阳】

第二十八回 征南中马谡献策 失街亭诸葛斩将

刘备伐吴大败而归,病逝于白帝城。西南诸郡乘机作乱,诸葛亮受命托孤,忙于治理内政,无暇顾及南中诸事。建兴三年(225)初,益州耆帅雍闿结连蛮王孟获,起十万蛮兵,侵掠四郡,甚至投靠孙权,被吴遥署为永昌太守。

丞相诸葛亮认为南中事不可再拖延,便奏请后主,决定派大军平定南中叛乱。建兴三年(225)春,蜀军兵分三路,东路军由马忠率领,由川南僰道进入牂牁郡,平定朱褒叛乱,取其位而代之;中路军由李恢率领,由平夷案道直驱益州郡,直捣雍闿的老巢;西路军由诸葛亮亲自率领,任务是平定越巂郡的高定,然后从西侧包抄益州郡,配合李恢平定雍闿之乱。三路大军约定最后在益州郡滇池会师。

初春时节,寒风依然凛冽。诸葛亮率领三军从成都南门出发。朝中文武百官皆来送行,希望丞相早日凯旋而归,班师回朝。诸葛亮告别君臣,踏上征程。只有马谡仍紧随诸葛亮,似乎有话要说。

诸葛亮说:“我们在一起共同探讨兵法多年,不知幼常今日有何见教?”

马谡说:“不瞒丞相,自定下征伐南中事后,我便日思夜想,为丞相担心。”

诸葛亮说:“喔?请便赐教。”

马谡说:“南中恃其险远,不服久矣,虽今日破之,明日复反耳。丞相之心在于北伐,以图中原。然雍闿、孟获之流知我内部空虚,其叛亦速。若将其斩尽杀绝,即不符合仁义之情,且又不易做到。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此为谡之愚见,愿丞相三思。”

马谡献策

诸葛亮听了马谡的这一番高论,赞赏有加,即给全军下一道教令:“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

诸葛亮采取平定和安抚双管齐下的政策,实现了南中地区的粗安。西南后方的稳定,使诸葛亮终于腾出精力,着手准备北伐。

建兴五年(227)春,诸葛亮兴兵北伐,相继占领天水、安定、南安三郡。曹魏大震,派右将军张郃率领步骑兵五万,前往陇右与蜀军作战。张郃欲从街亭进入陇右,进袭蜀军。

却说诸葛亮在祁山寨中,有探子来报:“魏将张郃引兵出关,来拒我师也。”

诸葛亮说:“今张郃出关,必取街亭,断吾咽喉之路。谁敢引兵去守街亭?”

言未毕,参军马谡说:“某愿往。”

诸葛亮说:“街亭虽小,干系甚重。倘街亭有失,吾大军皆休矣。你虽深通谋略,此地奈无城池,又无险阻,守之极难。”

马谡说:“某自幼熟读兵书,颇知兵法。岂一街亭不能守耶?”

诸葛亮说:“张郃乃魏之名将,恐你不能敌之。”

马谡说:“休道张郃,便是曹睿亲来,有何惧哉!若有差失,乞斩全家。”

诸葛亮说:“军中无戏言。”

马谡说:“愿立军令状。”

诸葛亮从之,马谡遂写了军令状呈上。诸葛亮说:“我给你二万五千精兵,再拨一员上将,相助你去。”即唤王平吩咐道:“吾素知你平生谨慎,故特以此重任相托。你可小心谨守此地,下寨必当要道之处,使贼兵急切不能偷过。安营既毕,便画四至八道地理形状图本送给我看。凡事商议停当而行,不可轻易举动。如所守无危,则是取长安第一功也。戒之,戒之!”

二人拜辞引兵而去。诸葛亮怕二人有失,又唤高翔说道:“街亭东北上有一城,名列柳城,乃山僻小路,此可以屯兵扎寨。给你一万兵,去此城屯扎。如街亭有危,可引兵救之。”

诸葛亮担心高翔非张郃对手,必得一员大将,屯兵于街亭之右,方可防之,遂唤魏延引本部兵去街亭之后屯扎。

却说马谡、王平二人率领大军到街亭,看了地势。马谡笑道:“丞相何故多虑也?量此山僻之处,魏兵如何敢来!”

王平说:“虽然魏兵不敢来,可就此五路总口下寨,令军士伐木为栅,以图久远之计。”

马谡说:“当道岂是下寨之地?此处侧边一山,四面皆不相连,且树木极广,此乃天赐之险,可就山上屯军。”

王平说:“参军差矣。若屯兵当道,筑起城垣,贼兵总有十万,不能偷过;今若弃此要路,屯兵于山上,倘魏兵骤至,四面围定,将何策保之?”

马谡大笑说:“你真是妇人见识!兵法云,凭高视下,势如破竹。若魏兵到来,我教他片甲不回!”

王平说:“今观此山,乃绝地,若魏兵断我汲水之道,军士不战自乱矣。”

马谡说:“孙子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若魏兵绝我汲水之道,蜀兵岂不死战?以一可当百也。我素读兵书,丞相诸事尚问于我,你为何处处与我作对!”

王平说:“若参军欲在山上下寨,可拨一部分力兵与我,我自率军于山西下一小寨,为掎角之势。倘魏兵至,可以相应。”马谡只好分兵五千与王平。王平引兵离山十里下寨,画图成册,星夜派人去禀报诸葛亮,具说马谡自于山上下寨。

却说曹军不日即到街亭,当夜天晴月朗,张郃亲自来到山下巡视。张郃看后抚掌大笑,说道:“真天助我也!蜀军如此扎营,必自毁矣!”遂令申耽、申仪引两路兵围山,先断了汲水道路,待蜀兵自乱,然后乘势击之。当夜调度已定。次日天明,张郃大驱军马,一拥而进,把山四面围定。马谡在山上看时,只见魏兵漫山遍野,旌旗队伍,甚是严整。蜀兵见之丧胆,不敢下山。马谡将红旗招动,将士你我相推,无一人敢动。马谡大怒,斩杀二将。众军惊惧,只得努力下山来冲魏兵,魏兵岿然不动。蜀兵又退上山去。马谡无奈,只好紧守寨门,等待外应。

却说王平见魏兵到,引军杀来,正遇张郃,战有数十余合,王平力穷势孤,只得退去。魏兵自辰时困至戌时,山上无水,蜀军不能做饭,寨中大乱。嚷到半夜时分,山南蜀兵打开寨门,下山投降魏军。马谡禁止不住。张郃又令人于沿山放火,山上蜀兵愈乱。马谡料守不住,只好带着残兵杀下山逃奔。张郃放条大路,让过马谡,只在背后追赶。

却说诸葛亮自令马谡等守街亭去后,犹豫不定。忽报王平使人送图本至,诸葛亮拆开视之,拍案大惊说道:“马谡无知,害我蜀军矣!”

左右问道:“丞相何故失惊?”

诸葛亮说:“我观此图本,失却要路,占山为寨。倘魏兵至,四面围合,断汲水道路,不须二日,军自乱矣。若街亭有失,我等安归?”

长史杨仪说:“我虽不才,愿去重新布置。”

诸葛亮便将安营之法一一吩付与杨仪。正待要行,忽有军士来报:“街亭、列柳城,皆丢失了!”

诸葛亮跌足长叹说:“大势去矣,我之过也!”

忽报马谡、王平、魏延、高翔至。诸葛亮先唤王平入帐,责之道:“你与马谡同守街亭,为何不谏之,致使失事?”

王平说:“某再三相劝,要在当道筑土城,安营守把。参军不从,因此自引五千军士离山十里下寨。魏兵骤至,把山四面围合,我虽引兵冲杀十余次,皆不能入。次日土崩瓦解,降者无数。我孤军难立,故投魏文长求救。半途又被魏兵困在山谷之中,我奋死杀出,去投列柳城,路逢高翔,遂分兵三路去劫魏寨,又被魏兵围住,我即杀入重围,救出二将,这才合兵归来。”

诸葛亮唤马谡入帐,马谡自缚跪于帐前。诸葛亮厉声说道:“你自幼饱读兵书,熟谙战法。我反复告戒你,街亭是我根本。你以全家性命领此重任。今败军折将,失地陷城,皆你之过。若不明正军律,何以服众?你今犯法,休得怨我。你死之后,你之家小,我按月供养,你不必牵挂。”

马谡泣道:“丞相视我如子,我也以丞相为父。我之死罪,实已难逃,我虽死亦无恨于九泉!”言毕大哭。

诸葛亮挥泪斩马谡

诸葛亮挥泪说:“在襄阳时,我与你兄季常义同兄弟,你尚年幼,常跟随玩耍,不想今日我要亲自处你死罪。季常已为国捐躯,我如何对得起他啊!”说完已泣不成声。”

诸葛亮一手掩面,一手示意推出问斩,左右军士推出马谡于辕门之外。须臾,武士献马谡首级于阶下。孔明大哭不已。蒋琬问道:“今幼常领罪,既已正军法,丞相何故哭耶?”

诸葛亮说:“先帝在白帝城临危之时,曾嘱付过我:‘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今果应此言。所以我深恨自己没有听进先帝忠告,反而害了幼常!”

在场大小将士,无不流涕。

古隆中酒洞藏窖主评曰:

诸葛亮为何要斩马谡?《三国演义》描写的是,马谡不按诸葛亮部署行事,又不听王平劝告,失了街亭,导致蜀军第一次北伐就失利,所以诸葛亮不得不将马谡处斩,以肃军纪。《三国志》诸葛亮传、马谡传及王平传对此事均有记载,综合起来大意亦是:有违命令,部署失当,不听规劝,最终吃了败仗。所以,诸葛亮“戮谡以谢众”。

然而,吃败仗不是诸葛亮斩马谡的真正原因。古人去:胜败乃兵家之常事。假如打了败仗,就要处斩,那该有多少英雄成为刀下之鬼!兵势无常,世上没有常胜将军。关羽可谓勇,荆州之战一败涂地,丢了蜀汉半壁江山。就连刘备自己也常吃败仗,夷陵之战,蜀军几乎全军覆没。丢失街亭,后果固然严重,直接导致了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失败,但毕竟是一时一地之失,完全可以卷土重来,再决胜负,犯不着去斩官杀将。

再说,诸葛亮和马谡的个人关系非常好。“明公视谡犹子,谡视明公犹父”(《襄阳记》)。诸葛亮非常欣赏马谡的“才器过人”。特别是南征时,马谡提出的“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的策略,对安定南中十分有效,所以诸葛亮更是“深加器异。”对于这样一个忠心耿耿,又有才学的人,诸葛亮为什么毫无侧隐之心,非开杀戒不可呢?这其中必另有原因。

所幸,我们从《三国志·向朗传》中找到一点线索:“五年(建兴),随亮汉中。朗素与马谡善,谡逃亡,朗知情不举,亮恨之,免官还成都。”向朗与马谡是乡党,同为宜城人。从这几句话中,我们似乎找到了杀马谡的真正原因:街亭兵败后,马谡不是率领残军或再战或撤退,而是弃军逃跑。马谡的逃跑,开始是逃避战场,其后则是畏罪潜逃。很可能就是在马谡畏罪潜逃的过程中,得到了向朗的帮助。

上面我们已经说过,马谡如果仅仅是战败未必遭杀身之祸,但如果是在战场上临阵逃脱,特别是他做为领兵主将而弃军逃身。那则是罪该万死了!相信对这样的人,无论他以前怎样有功劳,谁也不会宽恕他的。由此可见,马谡是以弃军逃跑而被杀,并非街亭兵败而被杀。

这样看来,诸葛亮杀马谡就十分有道理了。当蒋琬向诸葛亮发表自己对此事看法时说:“天下未定而戮智计之士,岂不惜乎!”诸葛亮毫不后悔,答曰:“四海分裂,兵交方始,若复废法,何用讨贼邪!”当然,诸葛亮对马谡毕竟怀有感情,故在处斩马谡时,是挥泪处斩之,据传对马谡的家属子女也作了妥善安置。

精彩评论:

宏伟远大:马谡关于征伐南中“攻心为上,攻城为下”的谋略为平定南中立下大功,可是亲自领兵就糊涂了。参谋就是参谋,只能出点子,不能领兵打仗。街亭之失,也是用人之失,首先要怪诸葛亮。

长白猪:诸葛亮用人有地方观念。他在襄阳多年,结识不少朋友、熟人,所以他格外重用来自襄阳圈子的人。对马谡,他格外高看一眼。刘备早就发现马谡“言过其实”的毛病,并提醒诸葛亮不可重用马谡,但诸葛亮显然没有把刘备的话放在心上。何也!乡情,亲情影响了判断力。

关山月:马谡是宜城人,向朗也是宜城人,两人关系一直都好,在关键时刻,老乡帮老乡,虽然犯了错误,也在所不辞!

溪中石:杨仪也是俺襄阳老乡,听说马谡街亭守不住了,立刻主动请缨,要求前往支援马谡,也够哥们!

本文所有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作者刘克勤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责任编辑:陈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