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水流觞(资料图片)

明天就是农历三月初三,襄阳民间在三月三这天有赶庙会烧香祈福的习俗。三月三在古代称“上巳节”,襄阳自古就有这个节日,不过古代的习俗与如今的三月三有所不同。这期“国学课堂”再次邀请我市文史学者方莉带大家去领略古代襄阳三月三举办修禊活动之盛况。

记者:上巳节是个什么节日,起源于何时?

方莉:中国古老节日三月三即上巳节,是一个起源于周代的古老节日,最初是在三月的第一个巳日,魏晋后逐渐固定为三月三日。这一天的习俗,就是修禊,又称为祓禊。简单地说,就是人们来到水边,洗濯污垢,洁净身体,祛除病气。除此之外,以过节为名,大批的青年男女,聚于水滨,互为酬答。对此,周朝廷是鼓励的,于是,就逐渐演变成为一场全民的大狂欢。魏晋时,一个著名的事件使上巳节发生了极大的改变,这就是王羲之所主持的兰亭诗会。

记者:兰亭诗会在历史上很有名气。

方莉:是的。永和九年(公元353年),在古老的三月三上巳节,在会稽山阴之兰亭,一帮士族阀阅子弟,正在按照传统举办所谓“修禊事”。出于名士们独特的审美和生活情趣,他们把吟诗作赋的活动引入到修禊中来,美其名为“曲水流觞”:众宾列坐在蜿蜒曲折的溪岸,斟满美酒的羽觞在清澈的溪水中顺流而下,停在谁的面前,谁就取杯饮酒,并立即赋诗一首,即所谓“一觞一咏”,才思不够敏捷不能援笔立就者,就得受罚酒三大斗之苦。把单纯的饮酒与赋诗结合起来,俗世节日经过这样的改造,洗奢靡而尚清雅,更适合文人的身份和修养,兰亭集会迅速地在社会上推广开来。

记者:兰亭集会对后世有何影响?

方莉:由于兰亭集会的影响过于巨大,以致上巳节在之后发生了几个偏移,一是节日内容的偏移,由传统的涤垢袚禊一变为曲水流觞、饮酒赋诗;二是过节人群发生了变化,由普罗大众转向了文人雅士为主。但是暮春相约,水滨同聚,美景与共,愉悦身心的特质没有发生变化。文士群体有其特有的情结,与孔门曾点“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志趣一脉相承,为这个起源于周的节日注入了新的内涵。这种风雅的上巳新俗,很快便风传全国。荆襄地处要津,流行风尚几乎与京都同步。

记者:襄阳古代三月三举办修禊活动的地点主要在哪?

方莉:襄阳官方举办修禊活动的地点,在两晋时期逐渐固定下来,在白马山。宋代的《舆地纪胜》记:“在襄阳县东南十里,以白马泉名。”六朝《南雍州记》载:“每年,刺史三月三日,禊饮于此。”白马山在哪里?为什么选定这个地方?湖北文理学院的叶植教授考白马山即今铁帽山。白马山的白马泉水在山脚汇入汉晋时期的习家池之大鱼池,所以,修禊之所,就是在习家池。这个环境,跟山阴兰亭的环境何其相似,集会所要的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激流清湍,一一具备,而白马泉水潺潺下泻,不引而成流觞曲水,真是禊饮之天然佳处。襄阳侨置雍州在南朝宋孝武帝(453年—464年在位)之时,那么,保守计算,习家池修禊的历史在1300年以上。习家池修禊的传统,一直延续到晚清。

记者:古代在习家池举办三月三修禊活动,襄阳有什么重要文献记载?

方莉:道光六年(1826年),知府周凯发动襄阳士绅,官民合力,对习家池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整修,恰在三月三日前落成,大家都认为这很值得庆贺,于是在习家池举办修禊古礼相庆,周凯本人写下了《高阳池修禊诗序》以志其胜(习家池因西晋征南大将军山简来习家池饮酒并自称高阳酒徒,而又得名高阳池)。从中看得出来,周凯对习家池的修缮工程是非常满意的,因而邀请了城中方方面面的人物,达七十人之多,各人都赋诗一首,刻印成《高阳池落成修禊诗》一卷,并绘《高阳池修禊图》,以纪其胜,尽显襄阳人才之繁盛、人文之昌明。可惜的是,诗、图今已难觅,我们不能得窥当年七十余首诗歌之全貌,不过,周凯的诗倒还保存下来。

记者:周凯的《高阳池修禊诗》是怎样描写这一盛事的?

方莉:诗的首句“我本山阴客”,周凯来自浙江富春,与王羲之修禊的“会稽山阴之兰亭”相近,起句是相当高明的。第二句点了上巳节令之后,“高会集耆旧”则把着笔点放在了襄阳,放在了习家池。周凯的序和诗,都提到了“耆旧”一词,这是指向习家池的先贤、东晋史学家习凿齿,习凿齿著有《襄阳耆旧记》一书。耆旧者,年高望重之人。汉魏六朝,全国各地都有记述本郡人物的著作,但多已不存,只有《襄阳耆旧记》得以流传,以致后世往往提到“耆旧”就联系到襄阳。这一句,可以说是既致敬了古人,又颂扬了在座的宾客。第三句“况复高阳池,池馆开林岫”,交代了修禊的地点,并带出举办活动的原因——高阳池的修复。

诗中自然也描写了习家池的美景:秾桃瘦柳,栽植曲岸;芙蓉嫩芽,乍出清波。池中之台,选取美丽的山石垒成,台上建亭,倒影入水,清雅可玩。而妙的是,周凯在描摹美景的同时,还把习家池修缮参与者的名字一一点到。

诗中几乎每一句都有作者个人价值取向的流露。“灵境仍自然”,是崇尚自然的审美;“独乐古所陋”,是与民同乐的意愿;“废兴会有时”,是看待历史的豁达。一诗之中,风物之美,修筑之成,禊事之欢,无不俱到,作者之笔力可知,此诗于叙事堪称佳作。

记者:去年11月7日“国学课堂”,您专门介绍了习家池清代开发者襄阳知府周凯。现在从周凯的诗与序中,我们也可以窥见其作为一个优秀的传统文人官员的政治理想和诗人旨趣。

方莉:周凯任襄阳知府,是在道光三年(1823年)至六年间。一生政绩,尤以襄阳所任为人称道:“出守襄阳,二三年间,濯涤吏治,注意兴复,为襄民计者,规划至详。”评价其“以民隐为急,暇则出自吟咏,故尚有廉吏之风、诗人之趣”。如这次修建习家池,周凯捐养廉银,举办活动也特别强调“以洁不以丰”,周凯可称廉吏。而其浚复习家池,出发点更在于“以溉民田”,效果也在诗中体现,“去年刈新稻,酒味酿清厚。今年植新麦,陇首铺绮绣”,习家池灌溉工程已经给老百姓带来了看得见的福利,这种欣喜,远远超过了欣赏美景。事实上,除此之外,周凯是殚精竭虑于襄阳的地方经济发展,上任以后,看到襄阳贫穷,就把家乡的种桑养蚕技术引进来,劝民以蚕桑致富;还在襄阳大兴义学。如此,周凯又足称能吏。爱惜民力,不贪不占,一心为百姓谋福利,是百姓眼中的好官。

(全媒体记者王涛整理)

高阳池修禊诗序(节选)

周凯

凯既浚复高阳池,以溉民田,士民遂葺亭馆台榭于池上。落成,适当道光六年丙戌三月三日,襄阳土民胥大和会请于太守,集宾僚庆池之成,遂修禊事,礼也。夫饮禊之典,成于周公成洛邑,秦汉沿为盛集,日用季春之巳。巳,祉也,祈介祉也。自魏以后但用三月三日,不以已。第取盥,濯宿垢,为觞咏之乐,而要其始,实兴作有成,行庆礼焉。名曰禊者,除旧乐新也。

是集也,实合于古。凯允士民请,又虑重劳其费,乃命疱人治酒醴,具肴馔,以洁不以丰,召宾客、耆旧、士大夫,咸与授几肆筵。因池下潺湲邅回,石洑之水以灌田也。池上夭桑、柔荑、桃柳相间,权司马张君维屏、邑令蒋君祖暄所手植也。池中有台,甃文石为桥,郡缙绅刘君可抡所建也……是集也,会者七十余人,有已仕者,有未仕者,其忠君爱民之心,度之无不同也……其各赋诗一首,乐观厥志焉。

高阳池修禊诗

周凯

我本山阴客,今作襄阳守。

上巳逢佳辰,高会集耆旧。

况复高阳池,池馆开林岫。

桃栽蒋侯秾,柳补张君瘦。

缘池多芙蓉,柔荑及春透。

山花红欲然,水绿波生皱。

曾读《雍州记》,修禊此其候。

告我诸父老,当以樽酒酎。

我初谋浚池,畎亩旱潦救。

东西利沟渠,上下置洑溜。

去年刈新稻,酒味酿清厚。

今年植新麦,陇首铺绮绣。

俯观鲦鱼泳,远聆驯雉雊。

回顾亭与台,刘子爱结构。

畚挶一载余,子来若恐后。

江山足眺览,耒耜期殷富。

灵境仍自然,游赏胜园囿。

诸君今达官,独乐古所陋。

曷不赋诗新,名与此池寿。

兰亭亦已矣,山公不可又。

废兴会有时,且共娱清昼。

日暮众宾散,惠风吹衣袖。

责任编辑:陈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