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虹

小村的胖嫂到远在深圳的女儿家带孩子,一去就是三年。如今孩子三岁了,进了幼儿园。国庆小长假,女儿、女婿给老妈特批了七天“长假”,让她回来看看老爹刘木根。到了火车站出站口,老刘紧盯出站口张望,不敢放过任何一个匆匆走出来的人,可眼睛望酸了也没有看到老伴胖嫂的身影。眼看这趟车上的乘客都快出来完了,仍然没有搜寻到老伴的影子,老刘不免有些心急:“不对啊,女儿明明在电话里说就是这趟车,怎么会没有人影呢?”

就在老刘东张西望、心急如焚的当儿,一个瘦削的女人主动走到刘木根跟前,在他的肩头擂了一拳:“死木根,你不认识我了?”

老刘上下打量了瘦削女人好一阵儿,才用怪异的口气问:“你是兰兰她妈?”“不是我还能是谁?”老刘一把接过胖嫂手里的大包小包说,“你咋会瘦成这样,女儿没告诉过我,你在那边减肥啊!”

老伴的话一下子刺到了胖嫂的痛处。胖嫂联想到这三年多来,背井离乡,到千里之外的女儿家带孩子,吃不好、睡不香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当即像个孩子委屈地趴在老伴的肩头哭了,“我太担心你,你说这几十年,你袜子没洗过一双,饭没做过一顿,我一走就是三年,真不知道这几年你都是咋过的!我也想家乡这些相处了几十年的老姐妹,眼一闭全是你们的影子,就是吃龙肉也不上膘啊!才去时我的体重178斤,回来前我在超市称了一下,整整瘦了40斤。难怪你一时不敢认我了。”胖嫂抬眼看看眼前的刘木根,发现他也瘦了不少,“她爹,你也瘦了!”

“唉,能不瘦吗?”老刘若有所思地说,“兰兰一个电话,你屁股一拍就走了。一二十亩地和三岁的孙子小刚都撂给了我。忙完了地里,还要一天三遍接送小刚上村幼儿园,更要命的是我不会做饭,这你是知道的,整天饥一顿,饱一顿。我煮的饭菜不好吃,小刚一端起饭碗就问我,奶奶啥时候回来呀?爸爸、妈妈出去打工不管我,奶奶也去深圳不管我了。”

“她爹,咱不说了好吗?都说掏钱难买老来瘦。总之,这可比吃减肥药管用多了。”老刘听了胖嫂的自嘲,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村里几个老姐妹闻听胖嫂减肥成功,纷纷上门向她讨教减肥秘诀,胖嫂以无可奉告将她们打发了。胖嫂越是保密不肯说,村里几个重量级姐妹越是想知道。后来把胖嫂逼急了,“你们真想知道?”

众姐妹齐答:“真想知道。”

“既然大伙都想知道,那我就不妨告诉你们。”胖瘦说,“等有了孙子或外孙子的那一天,你们就自然明白啦!”

“这不跟没说一样吗?”众姐妹仍是一头雾水,“这减肥跟带孙子有啥关系?”

“天机不可泄漏。”临别,胖嫂给她们做了一个鬼脸,再也不肯透露半个字。

责任编辑:高苑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