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英习(资料图片)

《襄阳耆旧记》(资料图片)

襄阳自古巾帼不让须眉,曾涌现出许多卓异的女性,如我们曾介绍的宋代女词人魏玩,还有大家耳熟能详的贤母韩夫人、贤女荀灌娘。这期“品读襄阳”,我市女文史专家方莉将给大家介绍一位襄阳历史上的奇女子,堪称贤内助,她是如何“贤”又是如何“助”的呢?

记者:“谁说女子不如男?”这戏曲中广为流传的一句话,襄阳历史上倒是颇多印证。今天你要介绍的这位奇女子却是出自哪里?

方莉:要谈这位女子还要先从一本书说起。襄阳汉晋之际的前贤,如庞德公这样的高人隐士,诸葛亮、庞统这样的英才俊杰,羊祜、杜预这样的贤牧官守,能为今天的我们所熟知,离不开一本“郡国之书”——《襄阳耆旧记》。“郡书者,矜其乡贤,美其邦族”,成书于东晋时期的《襄阳耆旧记》,为襄阳人、史学家习凿齿所撰写。他用生动鲜活的笔触,“前载襄阳人物,中载山川城邑,后载牧守”,将发生在襄阳的历史事件、人物掌故娓娓道来,极大地补充了正史之不足,《三国志》《晋书》等多所引录。习凿齿尤其擅写人物,往往在对人物的简单勾勒中,蕴含着他的臧否褒贬以及史学观和价值观。

记者:你上面提到的都是须眉男子,《襄阳耆旧记》一书中记载过女子吗?

方莉:在目前所见《襄阳耆旧记》所载的58位人物(含牧守)中,非常难得地留下了两位习氏家族的普通女性,今天我就先介绍其中一位——习英习。在《襄阳耆旧记》中,习英习并没有列专条,她是作为吴丹阳太守、威远将军李衡妻子的身份出现的,但纵观全文,李衡之识见、气度均弱于英习这位来自襄阳豪族的大家闺秀,李衡的一篇正传,反而成为英习的陪衬。

记者:看来在这位女子正式出场之前,有必要先介绍她的夫君李衡。

方莉:李衡出身平民,有两件事可见其不凡之处,一个是当时名流羊衜对他的称许。魏晋时期,名流评价对个人非常重要,称作品题或品鉴。如司马徽号水镜,如水之清,如镜之明,就含有他在品鉴人物上的过人之处,诸葛亮、庞统被他品为伏龙、凤雏,一时便声誉鹊起。羊衜出自当时氏族高门泰山羊氏,父亲是南阳太守羊续,以清廉著称,有“羊续悬鱼”的典故传世。他本人又先后娶名士孔融、大儒蔡邕之女,他认可李衡之才,对李衡的入仕作用应当很大,不仅如此,他还促成了襄阳大族的习祯将女儿英习嫁给李衡。李衡的第二个突出表现是在对东吴的实权派人物吕壹的斗争中。在孙权太子孙登都不能扳倒的情况下,李衡却以无可辩驳的证据说动孙权,使其伏诛。由此可见,习家择李衡为婿,不是看的门第高低,而是注重才干品德。

记者:李衡的才干已非常人所及,据你所说,其妻英习的见识还要在他之上,那就快请主角隆重登场吧!

方莉:《襄阳耆旧记》中记述了两件决定李衡及其家族命运的事,先说第一件。李衡不听英习的劝导,没有正确地与孙氏家族诸人相处,得罪了看似没有机会继承帝位的孙休,等到孙休上位,又慌了手脚,准备出逃,英习首先阻止他的叛逃之举,指出李衡本身在大义上站不住脚,即使能成功出逃也没有好的出路;再次分析了孙休的性格,注重名誉,学问广博,心胸宽广,又处在刚刚上位博取好名声的关键期,不会以私人恩怨而贸然杀人;最后明确告诉李衡,你不但不应该逃走,而且还应该主动上书承认错误,自请入狱,把姿态做足,争取宽大处理;最后英习还自信地说,若你这样做了,皇帝不但不会惩罚你,还会对你有所奖赏。后来,一切果然如英习所料,孙休不但宽恕了李衡,还给李衡在丹阳太守之上另加威远将军的衔,另外还给了显示荣耀的“棨戟”仪仗。记者:李衡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方莉:如果说,处理李衡的仕途危机,显示了英习高超的处事技巧的话,那么在处置家事上她更显得深谋远虑,见识卓越。李衡在东吴诸事顺利,丹阳太守秩两千石,也算是高官厚禄,个人发达之后,就想着繁荣家族,于是几次跟英习商量置点家产,英习不同意。李衡得不到妻子的支持,就背地里派十名庄客,在武陵龙湖的泛洲上建起别业,营建了一所大宅院,还在附近种植柑橘树一千株。临死前他有点得意地跟儿子说:“你母亲总是反对我置家产,所以我们才如此贫穷。但是,我在别处蓄养了一千个木头奴隶,不需要你们过分辛劳,每个奴隶一年给你们上缴一匹绢,也够你们的衣食之用了。”儿子有点不明白,李衡死后二十多天,就把父亲的话禀告给了母亲,英习对此洞若观火:“你父亲说的肯定是柑橘。我早就发现家里少了十户庄客,肯定是被你父亲派到了别处;还有就是,你父亲对太史公所说的‘江陵千树橘,当封君家’十分追慕,所以肯定是让他们种柑橘去了。”她接着又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当时我就跟你父亲说了,一个真正高贵的人,关心的应该是能不能树立起道德风范,而不应该看重物质财富。声望、地位越高,越要坚持俭朴本色,才是恰当的人生态度。要那么多财产干什么?”记者:李衡给后人多置家产倒也不坏,英习为什么反对?

方莉:英习不置家产,并不是不作为,联系到当时的社会环境,我们可以看到,李衡已经有了高官厚禄,如果再大肆治理家产,一是难免利用职权与民争利,二是家产过厚的话,容易养成子弟骄奢淫逸的恶习。生当乱世,来自大家族的英习看得很明白,太多显赫一时的家族走向了覆灭,富贵并不能保全一个家族的命运,也不能传之永久,反之,有了“德义”传家,即使一时处于低谷,也能够随时“得道多助”,东山再起。

记者:英习出自襄阳习氏家族,她的卓越见识和高尚品德必是家庭教育的结果。

方莉:习氏家族是一个诗书传家、恪守礼法、家风严谨的地方大家族,《襄阳耆旧记》中记录最早的习融,生在西汉末到新朝之间,“有德行,不仕”,政治立场非常坚定,哪怕不出仕,也不肯做篡夺政权的王莽的臣子,在“德”与“利”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道德操守。家族中的习珍,也以尽忠报国、虽死犹荣而著称。正是这样的家族,才能造就出这样一个杰出的女性,她劝导丈夫的话“士患无德义,不患不富。若贵而能贫,方好尔”,在今天仍然令人心折,尤其在家庭廉洁方面具有超前的教育意义。她不但是千年前李衡的贤内助,更是今天我们应该弘扬的“廉”内助。

(全媒体记者王涛整理)

相关链接:

(李衡)为丹阳太守。时孙休在丹阳,衡数以法绳之。英习每谏曰:“贱而凌贵,疏而闲亲,取祸之道。”衡不从。会孙亮废,休立,衡从门入,英习逆问曰:“何故有惧色?琅琊王立耶?”衡曰:“然。不用卿言,已至如此。”白其家客,欲奔魏。英习固谏曰:“不可!君本渡民耳,先帝相拔过重。既数作无礼而不远虑,又复逆自猜嫌,逃叛求活,以此北归,何面目见人!”衡曰:“计何可出?”英习曰:“琅琊王素好善慕名,博学深广,多见以德报怨之义。今初立,方欲自达於天下,终不以私嫌杀君明矣。君意自不了者,可自囚诣狱,表列前失,显求其罪。如此,乃当反见优饶,非直活而已也。”衡从之。果下令曰:“丹阳太守李衡,以往事之嫌,自拘有司。夫射钩斩袪,在古为忠。遣衡还郡,勿令自疑。”加威远将军,授以棨戟。

衡每欲治家事,英习不听。后密遣客十人,往武陵龙阳泛洲上作宅,种甘橘千株。临死,敕儿曰:“汝母每怒我治家事,故穷如是。然吾州里有千头木奴,不责汝衣食,岁上匹绢,亦当足用尔。”衡既亡,后二十余日,儿以白母,英习曰:“此当是种柑橘也。汝家失十户客来七八年,必汝父遣为宅。汝父恒称太史公言:‘江陵千树橘,当封君家。’吾答云:‘士患无德义,不患不富。若贵而能贫,方好尔。用此何为!’”吴末,衡柑橘成,岁得绢数千匹,家道富足。

——《襄阳耆旧记》


责任编辑:刘洋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