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建华

虽身处湖北,但一直没有对“荆楚”二字深入考究,直到看了一个村庄,才往事越千年,手由心生地为这个村庄赋予“楚天翘楚”四个字。

据考,荆和楚均为落叶灌木,汉水流域最常见。荆楚,作为地名别称,专指我们所在的湖北省。楚,作为战国的诸侯国,其全盛时期大致为现在的湖北、湖南全境和安徽、河南、浙江、上海、江苏、江西、重庆、贵州、广东等省的大部分地区。千古以来,秦岭以南,基本都生长着茂盛的荆楚灌木。楚国八百年,其前期曾在丹江流域和淅水流域盘踞近三百年。楚被秦所灭,却被楚南公“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言中,无论陈胜、吴广,还是项羽、刘邦,灭秦之人均为楚人,七国归秦,秦很快被汉取代。

历史学家说,楚的强大均缘自楚文化的渗透力量。

一是楚人的原创力量。农业、工业、水利、纺织、冶金,都曾是当时世界文明的高峰,随州出土的曾乙侯编钟和荆州出土的越王勾践剑足以证明。

二是楚人艰苦奋斗的力量。楚人从汉水到长江,经过一两百年创业,安抚吞并十数小国建立楚国。

三是团结和勇于获得的力量。楚人从中原进入南蛮之地,把所到之地的人民团结、调动起来,不断发展壮大,这正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基因所在。

归纳起来,楚人的精神就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抚有蛮夷,以属华夏,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斗星转移,这种文化基因竟然在两千多年后的楚国腹地神农架、保康和房县交界地的一个叫尧治河的村庄得以传承创新。

2019年4月,我随十堰市文联机关党支部一起,在全省党员教育基地的尧治河参加“主题党日”活动,这才领略到了尧治河的精神风采。

位于大山深处的尧治河,曾是一脚踏三地的弹丸飞地,其地貌犹如人间天牢,祖祖辈辈尧治河人的手脚被大山牢牢锁住。从1988年开始,他们像愚公一样,凿石修路,筑坝办电,改田建园,硬是用30年时间,一点点把尧治河建设成为美丽富饶、幸福自信的“高山明珠”。到达尧治河村,要连续经过12个穿山隧道,很难想象这都是村民纯手工打造。为了拦水发电,他们发动群众倾其所有,男女老少,肩挑背驮,但大坝刚刚建成,却被大水无情冲毁,村党支部书记孙开林在全体村民的嚎声大哭中振臂高呼:“力气用了再回来,大坝垮了我再建。”就是这样的永不放弃,终于建成永久性水电工程。其奋斗精神决不不亚于上世纪60年代的林县红旗渠。所不同的是,尧治河以一村之人力筑坝发电,林县以一县之力修渠堤灌。这之后,尧治河村又先后收购兼并保康境内5个水电站。

尧治河人说:昨天靠精神,今天靠发展,明天靠文化。但尧治河成功的本质还是来自精神文化的自信。

在对这方山水重新安排和布局中,他们又意外地发现了磷矿,之后,他们多轮驱动,按照“磷化强村、水电稳村、生态兴村、科技富村”的发展战略,形成了以磷化业、水电业、酒业、旅游服务业为主的企业集团,全力打造中国生态第一村。产业从邻近的保康、房县、神农架扩展到枣阳、随州及湖南等广袤大地,每年产值40多亿元。特别值得称道的是,他们对矿产资源进行保护性开发,对村民聚居地进行绣花似的文化再造,既有上古的尧文化,战国的楚文化,又有属于尧治河自己的特色文化。

放眼尧治河,山是青的,座座如金;水是绿的,条条似银,他们敢于把创业的过程梳理出来立此存照作为镜子,善于把失落的农耕文明打捞起来供人追思,他们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到那里去,也知道为了谁、依靠谁,他们能够把文明的碎片拼接起来形成作品,所以,人们在这里看到的山水林田路,满眼是景区。他们户户住别墅,人人是股东,要死死党员,要苦苦干部。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够一呼百应、步调一致、不落一人地朝目标进发。

尧治河的领头人孙开林,他的名字恰好包含了楚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精神,

鄂西北的一片弹丸飞地,就这样在他和党支部的带领下,一步步涅槃为楚天翘楚。翘楚,辞海的解释是高出杂树丛的荆树,在荆楚大地,尧治河不正是这种荆树吗!而且这种荆树还是我们近邻,然而,她不仅属于楚天湖北,更属于舜尧中国。(作者系十堰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

责任编辑:刘洋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