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业堂主题公园 全媒体记者王涛摄

学业堂(资料图片)

近日,位于襄城胜利街路口、富有浓厚历史文化色彩的学业堂主题公园已向市民开放。因此很多市民都想知道,1800年前的学业堂是怎样的情形?都有哪些大师在此授业?又有哪些名人在此求学?以学业堂为代表的汉末学术中心为什么会在襄阳?这期“品读襄阳”,特别邀请我市诸葛亮研究会刘克勤研究员为你精彩解读。

记者:东汉末年,天下大乱,军阀混战,烽火连天,民不聊生,文化教育更是破坏殆尽,可为什么当时襄阳却还能产生像学业堂这样的学府?

刘克勤:要解释这个问题,必须要先讲一个人,他就是刘表。可以说没有刘表就没有学业堂,没有荆州官学。初平元年(190年),刘表任荆州刺史。刘表来到荆州之后,首先是平定局势,“劝穑务农,以田以渔,稌粟红腐,年谷丰夥。江湖之中,无劫掠之寇,沅湘之间,无攘窃之民”。随后“武功既亢,广开雍泮,设俎豆,陈罍彝,亲行乡射,跻彼公堂,笃志好学”。他还将荆州治所迁到襄阳,使荆襄一度成为首安之地,经过不到十年的时间,荆州已经成为“南接五岭,北据汉川,地方数千里,带甲十余万”的富庶强盛之地了。从而使襄阳成为全国的文化教育及学术中心,学业堂也因此应运而生。

记者:当时作为荆州治所的襄阳成为全国文化学术中心有何有利条件?

刘克勤:由于汉末北方军阀混战,长安破碎,洛阳荒芜,唯有荆襄一带,免于兵灾人祸。史载“自中平以来,荆州独全,及刘表为牧,民又丰乐。”人民的选择最有说服力。安定富庶的荆州成了北方动荡地区避乱迁徙的首选甚至是唯一的选择。三国时期的政治家卫觊给荀彧的信中说:“关中膏腴之地,倾遭荒乱,人民流入荆州者十万余家。”在流民中,有许多当世名士和学者。史载:“关西、兖、豫学士归者盖有千数。”“士之避乱荆州者,皆海内之俊杰也。”对于天下投奔荆州的文人学士,刘表展开双臂欢迎,他采取了“安慰赈赡,皆得资全。遂起立学校,博求儒术……爱民养士,从容自保”的政策。刘表对军阀之间的争斗没有太多的兴趣,他把主要精力用在荆襄地区的治理,特别是兴文重教上。他看好或迁徙或投奔到荆州的大批人才,充分利用这一优势,把自中平元年(184年)被国内动乱破坏殆尽的文化教育在荆州这一块绿洲恢复了起来,兴办了荆州官学。

记者:既然刘表治理荆襄政绩显赫,那为何世人对刘表的评价几乎一边倒,表扬的少,批评的多?

刘克勤:对刘表的评价,历史上存在一个误区,那就是以成败论英雄。曹、刘、孙都是有野心之人,都想当皇帝,而且他们也都成为了皇帝,因此受到人们的崇拜。刘表既没有当皇帝的想法,也没有扩张的意图,只是一心一意把本州的事情办好,结果却遭到非议!但别人可以瞎评刘表,襄阳人却不可瞎说。刘表之前,襄阳就是一个小县。刘表把荆州首府搬到襄阳,襄阳一下子就牛了起来。

记者:当时刘表兴办的荆州官学规模有多大?

刘克勤:刘表主政荆州,由于重仕尊教,相当一部分洛阳太学师生先后来到襄阳。据王粲《荆州文学记官志》载,刘表设立的官学规模宏大,讲授的儒士有三百余人。《刘镇南碑》(刘表被封为镇南将军)中也说道:“吏子弟受禄之徒,盖以千计。洪生巨儒,朝夕讲诲,訚訚如也,虽洙泗之间,学者所集,方之蔑如也。”可见当时兴盛之状况。当代魏晋南北朝史界泰斗唐长孺先生曾将荆州之学与洛阳太学进行比较,他在《汉末学术中心的南移与荆州学派》一文指出:“荆州学校的规模和制度远远逸出郡国学的范畴,不妨说是洛阳太学的南迁。”也就是说荆州官学已经取代了旧日的洛阳太学,成为汉末的学术中心。这是襄阳历史上最为光辉的一个时期。

记者:荆州官学一般开设哪些课程,都有哪些大师执教,又有哪些名人在此求学?

刘克勤:荆州官学的课程异常繁复,大致有训六经、讲礼物、谐八音、协律吕、修纪历、理刑法等六类。据《荆州文学记官志》载:“乃命五业从事宋衷(即宋忠)所作文学,延朋徒焉,宣德音以赞之,降嘉礼以劝之,五载之间,道化大行,耆德故老綦毋闿等负书荷器,自远而至者三百有余人。于是童幼猛进,武人革面,总角佩觿,委介免胄,比肩继踵,川逝泉涌,亹亹如也,兢兢如也。”荆州官学的学官一般由学术水平较高的儒士担任。从北方来的名儒宋忠、綦毋闿等担任五业从事,五业即五经。司马徽等名士也在此设坛讲课。官学里有成百上千的学生,其中既有远道而来的读书人,也有年幼的官吏子弟,还有受禄的低级官员,其中著名的有诸葛亮、庞统、向朗、徐庶、石广元、孟公威、潘濬等人。刘表开立官学后,便命“綦毋闿、宋忠等撰立《五经》章句,谓之《后定》”。就是对经书进行了删繁就简的改造,“删铲浮词,芟除烦重”,即有抹杀旧作,建立新规之意,这就是所谓“后定”。荆州学派主张标新立异,厚今薄古,讲求经世致用,志在革新政治,与时俱进。

记者:传言诸葛亮在学业堂读过书,学业堂是否就是荆州官学?

刘克勤:据明万历《襄阳府志》载:“学业堂,遗址在城南二里。诸葛亮在此求学。”诸葛亮在襄阳的头两年,寄寓刘表处,是在襄阳城中度过的。由于刘表的府邸在襄阳城内东北,学业堂在襄阳城南二里,诸葛亮可能每天都要步行五六里到学业堂读书。在学业堂读书的经历对诸葛亮来说是非常可贵的,为诸葛亮成才打下坚实的基础。荆州官学的具体地址,史无记载,也有学者认为学业堂即刘表所办的官学。但不管怎样,学业堂是襄阳有文字记载的最早学府,是襄阳在刘表时期兴办教育、培养人才的实证,这是毋庸置疑的。从学业堂我们也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豹,遥想当年荆州办学的一时之盛。

记者:学业堂以及荆州官学对整个三国时期产生了什么影响?

刘克勤:人才之盛莫过于三国。人才之争的激烈程度也莫过于三国。从某种意义上说,三国之争就是人才之争。当时的统治者似乎都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得人才者得天下。魏、蜀、吴三国之主都能用人。所以,在众多军阀混战中,这三家渐渐凸现出来,最终形成鼎足之势。从某种意义上说,学业堂以及荆州官学可以称得上是三国人才储备库,刘表在襄阳培养的人才,魏、蜀、吴三国均有获益。如王粲、石广元、徐庶、孟公威等人为魏国所用;诸葛亮、庞统、马良等人为蜀国所用;潘濬等人为吴国所用。他们在三国政治舞台上演出了一幕幕威武雄壮的活剧,对后世的政治思想文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全媒体记者王涛整理)

责任编辑:刘洋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