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文王像(资料图片)

汉江流经襄阳城 李念摄

□郭少言

1

密织的水网,成就楚国霸业

汉江自陕西宁强起源,经汉中、安康,从白河县流入湖北境内,进入真正意义上的水网地区。她一路东进,与更多的支流相汇,直到武汉,汇入长江。她与长江一起在这片土地上划出一个巨大的三角形,丹江、唐白河、汉北河、府河……

千余支流与上千湖泊在这三角区拉起一张密织的水网,通过这些水路航道,过去的人们可以便捷地通达这一区域的各个地方,古人为这片湖泊与河道汇聚的土地起了一个诗意的名字“云梦泽”,生动地形容这些水网带来的富足梦想。

长江与汉江带着泥沙,年深日久,将这片原为山地、平原、水泽的地貌填充演变为平原,它就是今天肥沃的江汉平原。汉江之于江汉平原,自古就有着非凡的战略、经济、生态的意义。古老强大的楚国曾经以发达的水路运输网立足于江汉平原,东侵吴越,窥视中原,在西周和春秋战国时代,吞并几十个方国,成就一方霸业。

公元前689年,楚文王以江汉平原之利建都于郢,即今天的荆州,这个点正是江汉平原大三角的左下角,也是长江与汉江环抱江汉平原之后,相距最近的点,如果从此地开通一条运河直通汉江,那么江、汉、沮、漳四水将互相勾连,成为楚国兴盛的指望。于是,楚国人修通了从长江直达汉江的运河,叫“云梦通渠”,江汉三角区借助这条人工水路得到完美的闭合,这使得楚人可从长江抄近路直抵汉江,通过汉江的唐白河进入今天河南的南阳境内。后来,楚庄王问鼎中原,成就霸业。

2

南水北调与引江济汉

汉江在夏季的泛滥,令人印象深刻。陕西的安康城多次遭受水淹的威胁。相比之下,中国的北方水系却几近枯竭,群众生活用水都成为问题。

南水北调,是中国平衡南涝北旱,缓解居民用水、农业灌溉问题,保护生态的伟大工程。其中线工程,是在丹江口蓄水,截取汉江上游的水量,每年从丹江口水库调水95亿立方米,将一江清水送北京,这些水约占汉江年径流量的16.3%。

丹江口水库建设产生了浩大移民工程。河南南阳的沿丹江地区人民为了大局,毅然背井离乡,千里迢迢迁居湖北。这股移民潮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持续至今,对当地人口、文化影响深远,湖北沿汉江地区因此形成一些移民乡镇。钟祥市柴湖镇原来人口稀少,是个小地方。如今,这里的河南移民占居民人口的六七成,柴湖成为十多万人口的大镇。

南水北调改变了江河资源利益格局,使沿汉江的陕西、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区人民成为奉献者,惠及北方地区。

南水北调在汉江中游截取水量的同时,汉江水也被截取到陕西北部,这项工程计划在汉江的上游截流,调水到渭河,以缓解渭河流域的灌溉饮水问题,这个小型的“南水北调”工程叫“引汉济渭”。

以上这些南水北调的措施,缓解了北方缺水的部分问题。于是,人们的目光转向更加浩瀚的长江。总投资巨大的汉江中下游四项治理工程可研报告获得国务院批复,“引江济汉”被列入调水补偿工程,其他三项是兴隆水利枢纽、汉江中下游航道整治与闸站改造工程。另外,湖北省编制了《汉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提出污染治理与生态环境保护项目。

将汉江与长江连接起来,以滔滔长江之水补充汉江,并使汉江到长江的通航更为便捷,这就是“引江济汉”。从用工最省的效益考虑,两江的连接点要距离近,且长江点要高过汉江点,使长江水可以流入汉江,如此划出一条线,它的走向与距离几乎与楚国两千多年前修的“云梦通渠”重合为一条线。江汉平原重复着两江水网闭合之梦。

引江济汉,汉江调水口在潜江市的高石碑镇,当年“云梦通渠”就在潜江的泽口开渠。长江的取水口在荆州市李埠镇,这里就在楚国首都郢城附近,那时的江汉运河对郢都来说不可一日而废。这条人工渠道设计为67.23公里,兼顾灌溉与通航两种功能,可通行千吨级船舶。2010年3月,引江济汉工程开工。工程竣工后,长江水将由此汇入汉江,每年可补充汉江下游十多亿立方米水量。而长江与汉江中游之间的水运距离也将缩短600公里。这个工程将成为三峡工程之外,又一大水利枢纽工程。

3

美梦成真,通行千吨大船

自秦至南宋,汉江为鄂陕南北交通要道,这千余年间,汉江漕运发挥了重要的政治经济作用。秦王欲威震大地,开凿了人工运河灵渠,连通了汉江、湘江、桂江、西江等河道,形成三千余公里的南北航运干线,使汉江的水运腹地直达南海。汉代,为避黄河航道三门峡之阻,大力开发汉江漕运,襄阳成为漕运的中心。自隋炀帝开通了大运河,中国的交通格局发生改变,东部的水上交通地位日益显要。而汉江漕运因地近京师,仍然重要。从汉江支流唐白河可水陆联运直达东都洛阳。战乱时期,当大运河受阻,汉江漕运成为南粮北运的唯一水道。而历代所开凿的连接长江与汉江的江汉运河,使汉江航线形成水网,效率大增,楚有云梦通渠,晋有杨夏水道,今天有引江济汉。

明清时,民间自然经济发展起来,汉江成为繁华的商道,演绎着商贾云集、会馆林立的热闹景象。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航运复兴,来自汉口的瓷器、布匹及日用工业品通过汉江不断北运,而来自陕南的桐油、棉花、茶麻等土特产则顺流而下,在沿江各个码头集散流通。

今天,汉江中游实行梯级开发计划,兴建七个水利枢纽工程,分布在丹江口、王甫洲、新集、崔家营、雅口、碾盘山、兴隆,除了改善航道,也有灌溉、防洪、生态保护的功能。同时,汉江中下游已实现航道升级,从兴隆以下至汉口的航道已升为三级航道,可通行千吨级船舶。

这些在汉江上呈梯级分布的闸坝设施,使人们可以根据季节调控汉江的水量,提升水位,改善大型船舶的吃水量问题。

古老的航运时代,在汉江上通行千吨大船是不可企及的梦想,今天,梦想成真了。

但汉江航运已被高效的陆运部分取代,客运基本消失。汉江纳千河,江上再无樯帆如织的风景,汉江依旧默默东流,滋养着她的土地与人民。

责任编辑:黄文君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