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第一城池”石刻(资料图片)

襄阳古城一面临汉水,三面有护城河环绕。因城墙坚固、城高池深、易守难攻、固若金汤,堪称“华夏第一城池”,素有“铁打的襄阳”之美称。这期“国学课堂”我们特别邀请我市文史学者方莉引经据典,从襄阳城的优越自然地理条件入手,讲述“铁打的襄阳”之由来

方城以为城 汉水以为池

记者:请你首先给大家简要介绍一下襄阳古城。

方莉:襄阳,南跨汉沔,北接京洛,地处水陆要冲,交通极为便利。春秋时为楚国之北津戍,东汉末为荆州治所,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城始筑于汉,改建于唐、宋,增修于明、清两代。城墙略呈方形,周长7331米,面积约2.5平方公里;城高约8.5米,宽10-15米;墙体内用土层层夯筑,外表青砖垒砌。这就是今天襄阳城的格局。对襄阳城的环境,我们可以集几句话来形容: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檀溪带其西,岘山亘其南。

记者:为什么把“方城汉水”与襄阳城相联系?

方莉:这源于春秋时齐楚相争的一个典故。鲁僖公四年(前656),齐桓公派出管仲,率领齐及宋、陈、卫、郑、许、鲁、曹、邾九国之师,借周王室之名,指责楚国国君没有进贡天子祭祀用的苞茅,以此对“蛮夷”楚国进行讨伐。齐桓公还赤裸裸地威胁说:“我率领这些诸侯军队作战,谁能够抵挡他们?我让这些军队攻打城池,什么样的城攻不下?”面对来势汹汹的九国“联合国军”,楚国大夫屈完回答说:“如果您用仁德来安抚诸侯,哪个敢不顺服?如果您用武力的话,那么楚国就把方城当作城墙,把汉水当作护城河,您的兵马虽然众多,恐怕也没有用处!”其中“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这句,表明楚国抵抗侵略的决心,尤其壮怀激烈,成为千古名句。这里用来描述襄阳,当然仅是借用。

唐代以来,人们开始把“方城汉水”与襄阳相联系。如李涉在《过襄阳上于司空頔》中首句就写道:“方城汉水旧城池,陵谷依然世自移。”直接将旧时屈完口中的方城汉水归于襄阳。宋代胡宿《送刘观察赴襄阳》也写道:“习池岘首风流远,汉水方城气象雄。”元代黄镇成《李氏妹夫仲章归自襄阳》则有:“子到方城汉水西,客帆烟雨几程期。”这表明,历代文人学者都习惯把“方城汉水”当作襄阳城的鲜明特征,甚至以之来代指襄阳。

记者:“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是如何表现“铁打的襄阳”的?

方莉:“方城以为城”,主要借用“方城”一词来表达城市的轮廓。襄阳城自春秋时期楚国建北津戍以来,城址几经调整,历代筑城不辍,但依然保持了经典的方形格局。唐宋的襄阳城,其方城的格局应更为典型。宋开禧二年(1206),荆鄂都统制、京西北路招抚使兼襄阳知府赵淳在襄阳抗击入侵的金军,就曾划分襄阳城为东、西、南、北四隅,分别防守。据测量,现在东、南、西、北四面城墙分别长2.2、1.4、1.6、2.4公里,其东北角的凸出部分,乃是明初为了增强防御而从大北门往东的延伸,称作“新城”,虽然有后来增筑的情况,但整个城池依然保留了方形的大致格局。

“汉水以为池”,即把汉水当做护城河,这对楚国来说,仅是一个象征,而对于襄阳城来说,则是实实在在的城市格局。2800年来,襄阳城一直依水而建,依水而生,宽阔的汉水成为城市北面天然的护城河。汉水的存在,是襄阳这座古城池选址的神来之笔。汉水为池,既是襄阳城的军事天险,也给襄阳城造就了极为恢弘的气势。而在汉水之外,东、南、西三面凿有城濠,濠宽130米至250米,深2至3米,全国罕见。城高且固,濠宽且深,故号称“铁打的襄阳”。

檀溪带其西 岘山亘其南

记者:“檀溪带其西,岘山亘其南”这句出自何处?

方莉:这句出自东晋史学大家、襄阳人习凿齿的《襄阳耆旧记》,习凿齿以此来描述襄阳城的地理位置。所谓“檀溪带其西”,是说檀溪一水如带,萦绕于襄阳城西。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檀溪,长不过十数里,阔处不过丈许,窄处可轻松跳过,而且,大部分河道已经事实上不存在,上游河段基本是在田野沟渠中漫流。但是历史上的檀溪,却曾经水量充沛,水势浩大,并发生过刘备为避追兵马跃檀溪的故事。只是檀溪自六朝后水势逐渐变小,到明代老龙堤合龙后就不再与汉水连通,作为一条河流就消失了。“岘山亘其南”,岘山,即今岘首山,在襄阳城东南五里。岘山虽小,但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它是城西南群山的山形之首,如果说,襄阳城外的群山如一条逶迤的巨龙,而岘首山就正是龙首。岘首山又处在襄阳城中轴线的延长线上,它与西侧的凤凰山夹荆襄古道,形成险要的关隘,是襄阳城的门户所在。

记者:襄阳城现存古城墙主要是哪个朝代建的?

方莉:襄阳城现存古城墙主要为明代所建。大将常遇春攻下襄阳后,朱元璋就任命邓愈为湖广行省平章,镇守襄阳等处。邓愈在襄阳,积极重筑在宋元襄阳大战中毁坏严重的襄阳城,他根据自己丰富的军事经验,除于东、西、南三面修葺旧城外,又从大北门的北边,向东、向南各扩展400米,北到汉江边,东至长门,南至旧城,将今新城湾一带地方圈列城内,这一举为城内增加200多亩的面积。这就使得襄阳城墙北段的长度要大于南段的长度,略呈梯形。同时,也增出了两座城门,大北门和长门。长门紧傍汉江,作为襄阳城东北角的城门,在位置上距离原有方城格局较远,是明初筑城时唐宋旧城的延出部分。邓愈特地把此城门推至江边,与汉江相接,大大加强了襄阳城的水陆防御能力,是明代建城史上的一个创新案例。

不管如何,襄阳城在建城2800年的历史中,逐渐形成并保持了方城的格局。总的来说,方城、汉水并列,气势雄浑,与古代襄阳这座以军事为重的中部名城气韵相合。

(全媒体记者王涛整理)

责任编辑:陈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