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体记者 张亚婷

豫剧《黄河绝唱》演出的最后一幕很感人,当台上演员合唱《黄河大合唱》时,观众也跟着唱起来。

“《黄河大合唱》是一部令人血脉沸腾的作品,无论我们出生在哪个年代、生活在哪里,只要唱起这首歌就会心潮澎湃。”光未然之子张安东说,这正是经典作品跨越时代的力量。

谈名作:情感从心底爆发

“谁也没有想到能活着回来。”父亲张光年(笔名光未然)曾对张安东说的这句话,一直让他铭记于心。父亲几乎没有对他提过创作《黄河大合唱》的相关事情。

排练时,主演曾问张安东,怎么把光未然的形象塑造得更加丰满。“那时东北沦陷,北京、上海、南京等地相继沦陷,国破家亡,我相信,那时很多中国的热血青年,除了抗战救国,做什么都会觉得没有意义。”张安东说,正是受多年的经历影响,父亲情感从心底爆发出来,诞生了《黄河大合唱》这首英雄诗篇。

正是这种情感有力的迸发,才能感染、激励着人们。1939年,光未然只用了5天时间,就口述了四百多行震撼人心的歌词《黄河大合唱》,展示了一幅中国人民屈辱、哀号、抗争、怒吼、复仇和搏斗的画面。它是一部划时代和跨时代的经典文艺作品。战争年代,它是号角,激励着中华儿女挺起胸膛,去保卫祖国,捍卫民族的尊严;和平年代,它呼唤着读者和听众反思与警醒,怎样做才能振兴中华,不辜负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责任。

谈故乡:老河口培养了父亲

“老河口培养了父亲,他在这里学习、成长,打下了坚实的文化基础,形成了人生价值观。”张安东说。

1913年11月,光未然出生于老河口。1925年,“五卅”惨案在上海发生,反帝浪潮波及老河口,当时仅有13岁的光未然愤慨于中国百姓被洋人杀戮,便和同学们一起参加了游行示威,在街头演讲、演出爱国文明戏。这时,他开始认真思考民族的危亡和中国少年的使命。

光未然在从外地来到老河口进行革命活动的青年人那里,得到思想上的启迪,他满腔热情地开始阅读革命书籍和“五四”以来的新文学作品。“借着在老河口书店做店员的机会,父亲博览进步书籍、学习外语。”张安东说,1927年,光未然在老河口加入共青团。

1931年,光未然赴武汉求学。离开家乡时,他写下了“少年涉江去,四海为家乡,更名改籍贯,江海两相忘。汉江一掬水,注入长江水。长江一朵浪,汇入黄河黄”的诗句,从此他把自己交给中华民族,一起同甘苦、共患难。

忆父亲:保持诗人气质和文人风骨

谈及对父亲的印象,张安东表示,父亲既是诗人、学者,更是慈父,永远不失激情,乐于接受新鲜事物,喜欢与年轻人聊天。

“我与父亲相处的时间很少。小时候,他的工作很忙,经常在深夜还在伏案写作。”张安东说。

晚年的光未然骨子里始终保持着一种诗人气质和文人风骨。他每天读书看报、关注时事,孜孜不倦地学习整理旧著,全心全意倾注于厚重的古典文学研究成果《骈体语译文心雕龙》的著述,张安东也帮助父亲进行编辑工作。2002年,光未然在完成了《张光年文集》的编审工作后,在北京辞世。

“得知老河口打造《黄河绝唱》这个剧目,我很高兴,为剧团提供了很多书籍与资料。经过大家辛苦的付出,这么短的时间将这台戏搬上舞台,很令人惊喜。希望这部戏经过精心打磨后,在舞台上立起来、传下去,让这种情怀继续感染更多的人。”张安东说。

责任编辑:陈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