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城檀溪南宋壁画墓中的彩绘壁画(资料图片)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老河口木版年画(资料图片)

襄王府绿影壁(资料图片)

□魏平柱

300多年前,清代著名地理学家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中纵论天下大势,有言道:“湖广之形胜,在武昌乎·在荆州乎·抑在襄阳乎·以东南言之,则重在武昌;以湖广言之,则重在荆州;以天下言之,则重在襄阳。”虽然宛溪先生是从军事地理的角度设问立论,却拈出一个重要意象——天下重襄阳。

诚然,在近三千年的建城史中,襄阳没有成为全国性政治“中心”,却几番成为全国性文化“重心”。展读眼前这部《襄阳文化简史》,似乎展开了一幅源远流长、异彩纷呈的中华文化长卷,从筚路蓝缕一鸣惊人的荆楚文化,到群雄并起智谋天下的三国文化;从群贤会集文华灿烂的六朝文化,到盛世都会诗书风流的唐宋文化;从金戈铁马烽烟迭起的宋元文化,到南城北市商贾云集的明清文化,襄阳从未缺席。其汇聚文化的类型之众、范围之广、程度之深、影响之远,在湖北首屈一指,在中国也是历历可数,一定程度上形成中国“文化洼地”,堪称中华“人文渊薮”。

“借得一城文化,赢得千年风光”,让我们追随历史的脚步,品读襄阳文化长卷。

西周时期,荆楚文化自此发祥。荆楚八百年,在襄五百年。从西周初年周成王封熊绎于丹阳,到定都于鄢(今襄阳宜城),襄阳见证了楚人从筚路蓝缕到一鸣惊人的华丽转变,见识了楚人敢为人先、问鼎中原的开拓精神。楚国也在襄阳留下丰厚的文化遗产:中国文学的两大源头《诗经》和《楚辞》于此交汇,卞和献玉、宋玉作赋、伍子胥复仇等经典故事人们耳熟能详,穿天节、苞茅酒、牵钩戏、端公舞等楚风楚俗至今流传,宜城楚皇城、邓国故城、枣阳九连墩留存至今,无不向世人昭示着雄楚皇皇基业。

三国六朝,帝乡孕育文化绿洲。西汉末年,刘秀龙飞白水,起于舂陵(今襄阳枣阳),开启光武中兴之治世,成就“最会读书、最会用人、最善打仗”的一代明君,襄阳也由此成为千古帝乡。襄阳侯习郁在岘山引清泉、起钓台,构筑了中国最早的私家园林——习家池,成就“中国郊野园林第一家”。刘表治下的荆州(治襄阳)成为乱世中一片文化绿洲,北士南下首选襄阳,洛阳太学“南迁”襄阳,荆州学派在此创建,襄阳成为名副其实的文化“重心”。诸葛亮自山东琅琊(今临沂)到襄阳隆中隐居,刘备三顾茅庐,卧龙出山,助其三分天下。羊祜、杜预先后镇守襄阳,献策灭吴,三国归晋。三国可谓“始于襄阳、终于襄阳”,《三国演义》120回中有32回发生于襄阳。山简临习池醉酒,成就“高阳池”的美名;王粲登城楼作赋,成就“仲宣楼”的盛名;羊祜遗爱留岘山,成就“堕泪碑”的传奇;昭明太子纂《文选》,成就“昭明台的文名……“四海习凿齿、弥天释道安”,一为大儒先师,一为大德高僧,二人聚首襄阳。习凿齿临池著史,《汉晋春秋》开创千古不易的正统论,《襄阳耆旧记》著就中国第一部地方人物志。释道安驻锡襄阳十五载,为中国佛教统一释姓,制定僧制,成为佛教中国化第一人。二子互相唱和,堪称一时瑜亮,成为乱世中最耀眼的文化双子星。

盛唐北宋,诗书襄阳风流天下。隋唐时期,襄阳是江汉间“一都之会”,是全国五个州治人口超过十万户的都会之一,中古繁华犹“先秦之邯郸、明清之秦淮”,其中最闪亮的文化是以“诗书两襄阳”为代表的诗歌文化、书画文化。孟浩然徜徉于岘山汉水间,“山水观形胜,襄阳美会稽”,开创中国田园诗派。杜审言、李白、杜甫、王维、张继、皮日休、白居易、欧阳修、范仲淹、“三苏”等大家纷至沓来,共同托起襄阳这方诗歌高地。据统计,歌颂襄阳的诗词流传至今的有2500多首,《唐诗三百首》涉及襄阳的有27首。书艺方面,米芾集书法家、画家、鉴定家、收藏家于一身,书风精妙俊迈,诸体皆精,《蜀素帖》《多景楼诗帖》《研山铭》等名作备受推崇,行书开创了王羲之之后又一高峰,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并称“宋四家”。米芾在画道上又独创“米氏云山”之法,引得后世争相效仿。位于岘山山麓的《李曾伯纪功铭》是湖北书刻上乘、保存完好的宋代大型摩崖石刻,襄阳也跻身中国十大书法名城之列。

宋元迭代,南北争雄举足轻重。襄阳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顾祖禹评价为“天下之腰膂也”。在襄阳发生的著名战役有172次,特别是在中国历史上几次南北对峙时期,襄阳的战略地位尤为凸显,军事文化也相当繁盛。著名的宋元襄阳大战旷日持久,是世界冷兵器战争史上至为精彩的攻防战,“铁打的襄阳”因此战名声大噪,成为决定两个帝国命运走向的中枢。金庸先生对襄阳情有独钟,依托襄阳大战倾情演绎的《神雕侠侣》,通过影视传播家喻户晓,武侠传奇俨然成为襄阳城的另一个代名词,郭靖“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侠义精神,也成为襄阳军事文化的最好注脚。

明清时代,南城北市勃然兴盛。随着中国政治中心北迁,经济中心逐渐东移,襄阳在学术、文学等方面影响渐弱。但因汉水交通之利,商贸文化渐次兴盛,“商贾连樯、列肆兴盛、客至如林”,汉江樊城一侧建有20多家会馆、30多个码头,整个襄阳辖区有130多家会馆。依托众多商埠自然形成的九街十八巷,成为民间商贸文化的最好载体,至今仍保留有陈老巷、东津古街等历史文化街区。明清时代重筑的襄阳城池,道法自然,背山面水,南城北市,绘就中国“城与市”的经典格局,“一江碧水穿城过,十里青山半入城”,独具匠心引襄水入城,城池宽度天下第一,整座城市格局融城防、生态、人文、美学于一体,成为古代城市建设智慧的良好诠释,至今仍足资借鉴。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纵观襄阳波澜壮阔的文化大势,可以看到襄阳文化几番更新推移,从荆楚至三国,从学术至艺术,从军事至商贸,代代均有独擅胜场之处,在“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的历史长河中,展现出蓬勃充沛的生命力。传至今日,襄阳正以丰厚的文化底蕴为依托,以新时代“文化自信”为指导,深入实施“文化立市”战略,以文化人、以文兴业、以文塑城,以“文化襄阳”建设为城市赋魂。为加快对襄阳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襄阳市政协在省政协的组织指导下,聚集襄阳文化领域领军专家,就各自擅长领域进行深入研究、系统整合,著成眼前这部近40万字的《襄阳文化简史》。简史不简,它是一部用功精湛、用意深远的襄阳文化专史,具有较强的学术性、资料性、可读性,既可为“文化襄阳”建设添砖加瓦,也可为湖北建设现代化文化强省助一臂之力。

责任编辑:邹若君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