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莉

东是一个中国人很重视的方位。从一天来说,东得阳气之先,最先迎来初阳;从一年来说,东得地气之先,最早感受地暖,所以,说起东,总能让人感受到融融春意,古人也以东风为春风。

古人很早就认识到东风与春天的关系,并发咏于诗歌。东汉著名的才女蔡文姬被掳入荒漠,无日不盼望故乡的东风吹拂:“东风应律兮暖气多,知是汉家天子兮布阳和。”南北朝诗人江淹敏锐地感受到了东风带来的影响:“江南二月春,东风转绿蘋。”这也符合今天的科学常识。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地区,每到春夏季节,就吹从东南海洋上来的东南季风,温暖、湿润;秋冬季节,则吹从西北高原上来的西北季风,寒冷、干燥。一年伊始,东风吹起,暖气流动,山川润泽,经过一冬寒冷的人们心里就充满了希望:春天就要来了。襄阳城东门被命名为阳春门,既贴切自然,又似神来之笔。

襄阳以历史文化厚重而闻名,在命名城门的时候往往注重庄重、典雅,所以“阳春”也不能仅仅从字面上去理解。《管子·地数》中,管仲曾向齐桓公进谏:“至阳春,请籍于时。”那么,什么是“籍于时”呢?管仲又解释说,“阳春农事方作”,要抓住这个时机,安排农事。在以农为本的封建社会,各地官员无不以农事为重。贵如天子,也要在正月初一的祈年大典上,象征性地扶一扶犁耙,显示农业国之根本的地位,并提醒全国农人及时耕种。因此,将东门命名为阳春门,当然有劝课农桑的官方正统含义。

除此之外,襄阳人对“阳春”一词或许也有天然的偏爱,因为“阳春白雪”的典故正是来源于战国时生于襄阳的辞赋大家宋玉。他在《对楚王问》中写道:“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意思是说,《下里》《巴人》这样的歌,通俗,好唱,所以跟着唱的人很多;而《阳春》《白雪》这样的歌,高雅,难度大,就曲高和寡了。从此产生了两个成语:下里巴人、阳春白雪,后者就成为高雅事物的代称了。因此,阳春虽然是一个比较普遍使用的城门名,但由于宋玉是襄阳人,于是襄阳人叫起阳春门来分外亲切。阳春门在近现代的战争和城市道路扩建中被拆毁,但留下了阳春门公园,至今还是市民休闲的好去处。

阳春门的内额为“保厘东郊”,其涵义也极其古奥,来自儒家经典《尚书》,说的是中国上古三代之周代的事。保是保护,厘是治理,保厘的意思就是:治理百姓,保护扶持使之安定。东郊,则是洛邑的东郊。保厘东郊,就是安治东郊的百姓。

武王克商,建立周朝,史称西周,这带来了比原来广大得多的领土和众多的殷商遗民,西周原有国都镐京和丰京(今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就显得偏居一隅。武王有意在伊洛一带建立新都,以管理中原地区的新征服地区和人民。经过数代经营,著名的召公相宅、周公定鼎后,周成王五年,“唯王初迁宅于成周”(即洛邑,位于今河南省洛阳市),就是何尊铭文所记载的“宅兹中国”,在核心地带确立了西周的统治。这也是目前所见最早出现的“中国”称呼。

周王朝接受三监和武庚叛乱的教训,在洛邑营建完成后,决定迁殷顽民于洛,并屯兵“八(师)”,以加强对殷民的统一监督管理和统治。在殷顽民所聚集的洛邑东郊,周天子先后任用重臣安治。最早担任这一重任的,是赫赫有名的周公旦,“周公既没,命君陈分正东郊成周”,接替周公的是他的儿子君陈。到周康王十二年时,康王特地举行隆重仪式,作《毕命》(见《尚书》),命文武成康四朝元老、太师毕公高继续“保厘东郊”,继承周公遗志,训导、教化殷顽民,巩固周朝统治。

阳春门内额用此四字,方位上合于“东”方,意义上则上承三代,表达的是安治地方、教化民众的传统政治理想。(作者系拾穗者团队成员、襄阳知名文史学者)

责任编辑:邹若君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