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军生前照片。通讯员徐桂红摄

全媒体记者 刘惠 见习记者 胡采棣

“王所长,我们舍不得你呀,你让我们知道自己糊涂,犯了错……”

12月28日上午,40多岁的涂兵(化名)冒雨驾车赶赴宜城跑马山公墓,赴一场特殊的约会。涂兵约会的对象是4天前离开人世的宜城市看守所所长王世军。

“你们好!我要先走一步了。抗癌之路我走得很艰难,我虽向死而生,无奈灯枯油尽,实在无力抗衡,不过革命的意志永不倒!在此弥留之际,虽有太多的眷恋与不舍,但更多的却是内疚与对不起……”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王世军留下了一封遗书,向家人和战友告别,让人读来潸然泪下。

“拼命三郎”,把“家”搬到办公室

“说实话,每天早上上班我算是去得早的,刚过八点就到单位了,但一推开办公室的门,总看见他睡在里面。”曾任鄢城派出所指导员的赵海涛告诉记者,2012年4月,他开始和王世军在鄢城派出所共事。

鄢城派出所是宜城城区唯一的派出所,该市绝大多数的刑事治安案件集中在这里,任务较重,但该所50岁以上的民警较多,警力明显不足。当时正是警务机制改革的特殊时期,王世军负责的五中队便成立了一支便衣侦查队。此后,王世军开始承担民事调解和案件侦破的双重责任。

“他平时不太爱说话,一门心思地埋头工作,只要是他负责的事情,所里的领导根本不用操心。”赵海涛说。

为了不负组织重托、积极分担社区民警工作,王世军一心扑在工作上,经常加班不回家。后来,为避免处理案件时影响到家人休息,王世军直接把“家”搬到了办公室。一张接待用的桃木长椅和一床军用被褥陪伴他度过数百个夜晚。

“世军哥是我们队的‘拼命三郎’,从所里走回家,用不了10分钟。他天天忙得没时间回去,几乎每晚都睡在办公室。”曾与王世军一起共事的鄢城派出所的工作人员程兴强说。

彼时,王世军的领导和同事们也曾劝他多回家陪陪家人。“妻子贤惠能干,不用我操心,我记挂的只有战友和工作。我身体好,不用担心。”王世军说。

事必躬亲,每天凌晨之后才睡觉

“在我们所,大家值完夜班后可以休息一天,但王所长从来没休息过,他每次都是继续工作到第二天中午,吃过午饭后才稍微休息一下。”王世军在宜城市看守所的同事胡进华告诉记者,2013年,王世军调任宜城市看守所所长。

“他身上有股子拼劲,事必躬亲。每天凌晨在押人员睡熟后,他要再巡查一遍才去休息。对同事,他尽心照顾、热心帮助,一旦有人请假了,他便主动顶班,得空还会找监管干警们谈心,缓解大家的压力。对在押人员,他细心、耐心。”胡进华说,2015年,宜城市看守所接收了一位徐姓在押人员。该名在押人员情绪极不稳定,甚至有自残行为。对此,王世军一直陪护着他,坚持与他沟通,最终改善了他的心理状态。该名在押人员转狱时,还特地找到王世军,给王世军鞠躬致谢。

在王世军的墓前,涂兵眼含热泪深情地说:“王所长把看守所当作自己的家,把我们当作他的亲人。大年三十的晚上,他还不忘陪着我们这些在押人员,帮我们安排好饭菜,等我们吃好了才离开。我开始以为他只是对个别人这样,通过几个月的观察,我发现他对每一个在押人员都好,我知道他是好人!”

在同事们看来,王世军身上有很多的优点。“2015年的夏天,所里的吊扇要更换,王所长爬上梯子亲自去更换。我们建议雇个工人来干这活,他却说所里的事都是他的事,经费来之不易,能自己干的就自己干。他事必躬亲,没有一天不是在凌晨之后才睡的。”王世军在宜城市看守所的同事柴耀武说。

“王所长总是默默无闻,从来不说什么,刚来所里的半个月里,他从没回过家,一直吃泡面。今年春节,他提着吊瓶来所里值班时,也没喊过一句‘不舒服’。”王世军在宜城市看守所的同事杨红艳说。

铁汉柔情,弥留之际还有牵挂

王世军生前曾说:“我当了一辈子的警察,干了两辈子的事,却对不起三辈子的人。”

“他觉得自己没有尽到做儿子、做丈夫、做父亲的责任。我也曾有过怨言,作为女人谁不想丈夫陪在自己的身边,谁不想有一个肩膀可以去依靠。我曾经很难过,为什么自己的丈夫和别人不一样,总是见不到人,总是在忙工作。”王世军的妻子范海珍说,起初她并不理解王世军的工作,在看到他点点滴滴的付出后才明白,他并不是不爱自己的家人,只是对工作的巨大热爱遮盖住了他对家庭的默默付出。

“世军他不太会表达,也没有多少时间陪我们。只要得空休息,他就一定会待在家里,打理好所有的家务。”说到这里,范海珍泣不成声。

范海珍说,深秋夜晚在街头散步时,王世军总会将外套脱下,轻轻披在她的肩头;在家休息时,王世军总是闲不住,不光洗衣,还拖地,渐渐地成了街坊邻居口中的“模范丈夫”;女儿寒暑假回家之前,王世军总是算好日子,把女儿的被褥装好、睡衣洗好,并把女儿爱吃的水果零食摆在女儿的卧室。

12月25日凌晨,王世军因癌症去世,年仅46岁。“看守所是我第二个家,也倾注了我所有的心血与感情,我的心一直与你们在一起……我不能成孤魂野鬼,找不到回家的门,也不能让你们孤儿寡母居无定所……”弥留之际,王世军写下遗书,充满对工作的不舍和对妻儿的挂念。

“他就是这样的人,话不多,但做了许多事。在同事心中,他是个好领导、好榜样。在我心中,他永远都是一位好丈夫!”范海珍说。

责任编辑:陈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