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亨泰(资料图片)

随着六月的到来,高考话题持续刷屏。尤其高考作文,更是牵动人心,回顾满分作文者有之,押题猜题者有之,平添了几分热闹。

任亨泰是古代科举考试中襄阳的唯一状元,这期“国学课堂”,特别邀请我市文史学者方莉,赏析600多年前襄阳状元的试卷。

记者:任亨泰高中状元是哪一年的事?

方莉:那是630年前,大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二月,春闱已经发布,湖广襄阳府士子任亨泰与一百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举子已是众人羡慕的贡士,而他们中的每一个人,也已经久经考场:经过县试成为童生,经过府试、院试成为秀才,经过乡试成为举人,经过会试成为贡士,他们其中最顺利的,也已经考过了十数场。三月初一,任亨泰和他们一起静静地坐在金銮殿下,等待着他们科举生涯的最后一场考试——殿试开考。

明朝殿试(资料图片)

记者:什么是殿试?

方莉:所谓殿试,是皇帝对会试取中的贡士再进行一次复查,是最高一级科举考试,由皇帝亲自主持,因故又称为“廷试”。殿试的时间,明初规定是三月初一,成化八年后,改为三月十五。殿试只考策问一场,以一天为限,答题在1000字以上。明代规定,凡参加殿试的人只分等第而不落选。读卷官的任务是把这些卷子分成三等,以定三甲人选。读卷官把前十名试卷进呈皇帝,皇帝详阅各卷文词后,重新审定名次。在确定甲第名次后,就召见前十名进士,“按名引见,名曰传胪”。随即填写榜文,榜文用黄纸,表里两层,称为“金榜”,于传胪之日张贴。殿试发榜分为三甲:一甲只限三名,即状元(或称殿元)、榜眼、探花,合称为“三鼎甲”赐进士及第;二甲若干人,赐进士出身,二甲第一名称传胪;三甲若干人,赐同进士出身。一至三甲通称进士。一个读书人,中了进士,无疑就是功成名就了。

记者:照您这一说,殿试似乎无关宏旨,因为,无论这一场答得怎样,他们总能得到一个身份,一个可以直接做官的身份。

方莉:是的,按照“学而优则仕”,他们已经达到封建社会读书人的终极追求。但是,这一场考试依然激动人心,因为,第一,这是由皇帝亲自主持的考试,是“天子亲策于廷”,考完这场,他们就是人人仰望的“天子门生”;第二,他们还要等待这场考试来定名次,状元、榜眼、探花,不仅听着好听,更决定着他们进入官场的起点高低。数天后,金榜发榜,万众仰望,就是所谓“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了。

记者:这场殿试考题题目是什么?

方莉:题目是这样的:“皇帝制曰:事神之道,世人之心莫不同焉。虽然,始古至今凡所祀事也,必因所以而乃祀焉。然先圣之制,礼有等杀,所以自天子至于臣民,祭礼之名,分限之定,其来远矣。其主祭者,又非一人而已。然而,有笃于敬者甚多,有且信且疑者亦广,甚于不信而但应故事者无限。所以,昔人有云:能者养之以福,不能者败以取祸。朕未知其必然。尔诸文士,陈其所以,朕将亲览焉。”

殿试,只有一个题目——策论,皇帝问策,就某一事或某一主题设疑,考生提出对策。或者说,这就是一篇议论文,一篇材料作文。考试时间,是一天。

这是一个针对祭祀(事神之道)所发的疑问:祭祀鬼神(包括天地、神灵与祖宗)是一种由来已久的普遍现象,但是人们对待祭祀的态度却不尽相同,一种是笃信,一种将信将疑,一种根本不信却虚应故事。古人认为祭祀鬼神的就得到福报,不祭祀鬼神的就祸及于身。

记者:面对这个题目,任亨泰是如何作答的?

方莉:任亨泰提笔写下了第一行:“臣闻世之大务,莫严于祀;祀之要道,莫先于诚。”我听说世间的大事,没有比祭祀更郑重的了;而祭祀最重要的,没有比诚意更优先的。开宗明义,亮出了祭祀要诚的观点。

对于策问中提出的“礼有等杀”,祭祀的等级、规模相差非常大,高级的,有礼器铺满、三牲俱备,至简的,可能就是心香一炷。任亨泰认为,这种差别,是由于祭祀对象的不同而决定的,“天子祭天地,所以祈福寿民而保其天下;诸侯祭山川,所以保其一国;至于大夫之祭五祀,庶人之祭祖先,莫不各有所保”,有的祭祀的是天地,有的祭祀的是山川,有的祭祀的是祖先,那么祭祀的方式肯定不一样,而且也都合乎祀典。这里,任亨泰所着力说明的是,祭祀仪式的繁与简,祭祀供品的丰与俭,并不能作为“诚”的标准。

记者:任亨泰对策问中关于对待鬼神的三种态度问题有何宏论?

方莉:他引用了《尚书》的句子来说明,不管是天地、鬼神还是祖宗,他们最看重的就是“诚”,只有诚心才能“通金石”、“蹈水火”,得到神明的护佑。那些信神不诚或虚应故事的人,是“不知冥冥之中,有昭昭者存”,更不知道,鬼神管着“福善祸淫”,让好人得到福报,让坏人受到祸殃。

诚然,任亨泰的行文所表现出来的迷信鬼神、因果报应的观点,今人看来是不正确的。其后,任亨泰又补充了一句:“好善恶恶,人之常情也。”天道与人道相通。那么,我们也就明白,任亨泰给皇帝出的主意,并不是要朝廷大倡鬼神之道,而是通过对天地、鬼神、祖先的祭祀,让人们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产生敬畏天地、敬天法祖的信念,以此来要顺应人们“好善恶恶”的人之常情,从而达到敦化风气的作用。顺便,也把策问中的“能者养之以福,不能者败以取祸”落到了实处,表明这既是神明的职司,也是人们的愿望,在这样两股力量的共同作用下,福祸之说也就很自然了。

记者:任亨泰最后又是如何进一步阐明他的观点的?

方莉:任亨泰认为,祭祀,要严格按照祭祀的礼仪规定进行,要遵从先圣孔子的教导,与鬼神保持适当的距离,不要痴迷痴信;另外,不该祭祀的鬼神不要祭祀,超出规格的祭祀也不应当。这是针对民间越演越烈的超规格、超范围的祭祀而言的。所以,我们这里理解“备其物”,不是越丰盛越好,而是准备适当的祭祀物品。这,才是任亨泰所说的祭祀之“诚”。虚应故事不是诚,相信神灵才是诚;奢侈祭祀不是诚,合乎礼仪才是诚。

至此,任亨泰将“诚”之一字,讲得通通透透。当然,最后还是要歌功颂德一番,他说,正是因为皇帝您坚持了“诚”,鬼神也乐享您的祭祀,所以人民安居乐业,老天风调雨顺。

记者:如果您是当年的考官,会对任亨泰这份试卷作何评价?

方莉:任亨泰这篇洋洋洒洒、1300余字的策论,字字说到了朱元璋的心坎上。对于当时的大明来说,开国之初,要稳定人心,稳固政权,不得不借助传统信仰的力量,但是,苦出身的朱元璋,肯定不愿意看到,因为祭祀神灵而浪费宝贵的物资,更不能容忍宗教势力虚耗国力,与国争利,与民争利。任亨泰的这篇策论,无疑敏锐地察觉到社会转型之处的一些现象,捕捉到统治者的政策导向,所以,这篇策论是一篇成功的政论文。也因此,任亨泰高中第一,成为襄阳历史上唯一的一位状元。(全媒体记者王涛整理)

策论

(节选)

臣对:臣闻世之大务,莫严于祀,祀之要道,莫先于诚。盖事神之道,其来尚矣。虽人品有贵贱之殊,莫不各有所因。虽然,因各有所祀矣。其所以祀之之要,岂特在于多仪备物,而必以诚为本焉。凡有天下有国有家有身者,必以是为之先务也……

然天子祭天地,所以祈福寿民而保其天下;诸侯祭山川,所以保其一国;至于大夫之祭五祀,庶人之祭祖先,莫不各有所保,此非因其所以而乃祀焉?非率意而为之也……

臣闻《书》曰:“惟天无亲,克敬是亲,鬼神无常享,享于克诚。”又曰:“享多仪,仪不及物。”盖诚者可以通金石,可以蹈水火,而况盛于鬼神乎?然至于祭者,将有事之期,必斋明盛服,非礼不动,一诚洞达,万虑毕消,俨然若神之来格,而陟降乎左右者,惟笃于敬者为然也。然有其诚则有其神,无其诚则无其神。若且信且疑者,不可谓概其诚矣,乃不能笃于诚也。至于不信者,昧于天理,怠于诚敬,其意岂不曰神之冥冥,无与于人,为可忽也。而不知冥冥之中,有昭昭者存,其所以应故事者,岂非有事神之名而无事神之实乎?然福善祸淫,鬼神之司也,好善恶恶,人之常情也。作善降之百祥,不善降之百殃,诚如昔人所谓能者养之以福,不能者败之取祸,此理势之必然也。

虽然,尽事人之道,则能尽事神之道。事神固贵于其诚,而贵乎备其物。固谨其所当祭,而不可以非其祭,是以孔子有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洪惟皇上龙飞,混一区宇,功成治定,礼备乐修,其所以黎民之乐其业,雨旸之顺其时,效焉而天神格,庙焉而人鬼享者,皆陛下一念之诚有以致也。

——任亨泰(明)

责任编辑:陈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