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体记者 刘文生

襄阳人米芾,是中国美术史上开宗立派的人物,其对后世书法、绘画的影响举足轻重。襄阳是历史文化名城,同时也是中国九大书法名城之一。可以这样说,没有米芾就没有襄阳的中国书法名城的称号。今年襄阳诸葛亮文化旅游节期间,我市将举办中国襄阳米芾书法名家作品邀请展以及高层论坛活动。

为将米芾的研究工作进行得更细致,5月21日上午8时30分,由襄阳市政协主办,襄阳市书画家联谊会、襄阳日报传媒集团承办的“寻访米芾足迹”活动正式启动。寻访组历时10天,途经河南开封市及其所辖杞县,江苏睢宁县古邳镇、涟水市、镇江市、苏州市,浙江湖州市、绍兴市,安徽无为县,4省9市县,行程4000多公里,通过听、访、谈、看、记等方式,寻访了米芾曾到过的20多个地点。

米芾是谁

在镇江北固山上放眼望去,烟雨迷蒙中的南山仿佛是从“米氏云山”中走出。生于襄阳的米芾,壮年定居润州丹徒(今镇江),去世后葬于润州。

在镇江,记者随处可见米芾的“身影”。这里有中国米芾书法公园、米芾广场、米芾塑像,在北固山、南山、焦山、长山等地都有米芾留下的众多遗迹。

在米芾做过官的涟水、无为等地同样如此,人们纪念米芾、学习米芾书法,还把米芾的纪念场所列为廉政教育基地与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除此之外,米芾还有许多的“形象”:

米芾6岁读诗书,7岁学书法,10岁临写碑帖,17岁因母亲恩荫离开襄阳步入仕途,任秘书省校书郎。因米芾非正途出身,当时的一些官员认为,他若得重用就是为天下起了个坏的示范作用。据记载,朝廷任命米芾为礼部员外郎时,有人上奏,其“出身冗浊,冒玷兹选,无以训示四方”。

米芾在当官上并不成功,曾辞官而去,还被同僚排挤。这位书画大家、文学大家,因“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呼石为兄”这些特立独行、举止癫狂的行为,被时人讥为“米癫”。

米芾曾问苏轼:“他们都说我癫,我哪里癫?”苏轼回答:“吾从众。”也就是说,米芾并不认为自己癫,但他的好友苏东坡同意众人的观点。

米芾书法自成一家,开创了“米点皴”。有些疯癫,还不会做官的米芾在北宋亡后收获了自己去世后声誉的一个高峰——宋高宗赵构在政权稳定后就访求米芾之书,广为收罗,藏之内府,并命人镌刻《绍兴米帖》,于是“天下翕然学米”。米芾的影响不仅限于南宋,与南宋对垒的金朝,也盛行米书。《宋史》为米芾列传,对他的书画成就评价极高,但对他的为官只写了四个字“仕途数困”。

米芾仅仅是有洁癖等怪癖的艺术家吗?如果是这样,为何如今他被许多地方列为廉政楷模?

官员米芾

隔汉水与襄城小北门相望,坐落在樊城沿江大道上的米公祠是为纪念米芾而建。米公祠,原名米家庵,始建于元,扩建于明,后改名米公祠。

5月21日上午8时30分,寻访组从米公祠出发,当天下午抵达开封。

神宗熙宁元年戊申(1068年),米芾恩荫入仕为秘书省校书郎。20岁开始,米芾先后远赴广西、湖南、浙江为官。哲宗元佑年间的一个夏秋季节,米芾与苏轼、苏辙、黄庭坚、蔡襄、秦观、李公麟等众多文人雅士在驸马都尉王诜府中聚会,因而产生了可与兰亭雅集媲美的西园雅集。

西园雅集,因参与者为一时之俊杰,且有李公麟的画和米芾的题记而闻名。南宋时的刘克庄在《西园雅集图跋》中说,没多久乌台诗案发,“宾主俱谪”。对此,我市文史学者魏平柱考证,西园雅集不在乌台诗案之前,应在元佑二年(1087年)夏秋之时。

但为何南宋时的人会将西园雅集与乌台诗案联系?因为御史台(乌台)的御史中丞等人摘取苏轼《湖州谢上表》中语句和此前所作诗句,以谤讪新政的罪名逮捕了苏轼。此案在宋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西园雅集的参与者米芾与苏轼等是好友,同时他又与蔡京等是好友,这为米芾的“仕途数困”埋下了一个伏笔。

5月22日,杞县文广新局副局长周清怀介绍,今杞县人民政府大院(内有抚辰楼)即宋代雍丘县衙原址,也是米芾当年任县令时的办公之地。

在雍丘,米芾遇到了挫折。记者查阅资料得知,米芾任雍丘县令后曾经写信给宰相范纯仁,向他呈报雍丘“丰收”的事(此信为《岁丰帖》)。但发生蝗灾后,雍丘损失惨重,朝廷因那封信决定对雍丘课以重税,监司接二连三地催粮逼款,米芾为申请减灾与监司争得不可开交。最终,他上诉朝廷无果后愤然而去。

自雍丘辞官后,米芾到中岳祠(在现嵩山)当了一段时间的庙监。3年后,米芾又接到了新的任命——涟水知军。

在涟水,米芾得到了“米青天”的称号。涟水县文化馆副馆长陈琦介绍,《安东县志》称,米芾“守涟二年,多惠政。任满归,囊橐萧然”。现在,米芾是涟水的廉政形象大使、城市名片。五岛公园内的纪念性建筑是江苏省廉政教育基地。

崇宁三年(公元1104年)七月到崇宁五年(公元1106年)秋冬间,米芾在无为军任知军。

当时的无为“在淮右,地最僻”,且交通不便,村野散落。米芾的一封书简中记载“濡须僻陋,月十日无一递,无一过客,坐井底尔”。

就是在这样一个“十年九不收”的穷乡僻壤,米芾吸取了在雍丘的经验教训,用“无为而治”的方法造福一方。对于上面压给百姓的过重负担,他用打太极的手段给百姓减负。而在农业生产方面,春耕之前,米芾会率领本军官员举行亲耕仪式。农历四月后,米芾又催促农民一边收割麦子,一边放水犁田,准备插秧。秋收时节,米芾会登楼观察庄稼长势和收成。当地庄稼连续获得大丰收,就连再生稻也是一穗九歧,绿浪盈畴,长势喜人,自此留下了“稻孙楼”的千古佳话。

重农的同时,米芾也因地制宜提倡渔业。米芾引导人们宜渔则渔,不必围湖造田,浪费人力物力。《无为州志》记载,米芾之后主政无为的历代官员,都对米芾的施政有着很高的评价。有说他“善察民冤”,有说他“与民无扰,与物无竞”。明代庐州府同知刘师朱更是赞誉他“清风灏气,至今袭人”。

但米芾终究没有在宋朝成为“好官员”。这因为他因母亲恩荫出仕,非正途出身,也因为他的癫狂。

“癫狂”米芾

米芾在宦海沉浮中,选择在镇江定居,这或许有家庭的原因,但更多的可能是镇江的烟雨山水给了米芾以慰藉和灵感。

据魏平柱《米襄阳年谱》载:哲宗元佑四年(公元1089年),米芾定居润州,建海岳庵,设净明、宝晋二斋。海岳庵就建在北固山上,与多景楼、甘露寺相邻。

清光绪《丹徒县志》记载:“(米芾)晚以砚山易北固园亭,名海岳庵净名斋,又作宝晋斋,因号海岳外史,自称家居道士。”米芾在《砚山》诗序中写道:“谁谓其小,可置笔砚。”为了这块宝地,米芾用这尊供石置换了苏仲恭家在甘露寺旁的一处宅基。可惜的是,这一方砚山后来不知所终。50岁那年,海岳庵发生火灾被焚毁,米芾作诗悼之。

记者站在北固山海岳庵的旧址处,极目远望,想象着米芾在此面对长江,他或许会忘掉不快与困顿,沉浸在天马行空的世界里。在镇江,米芾创作出了《研山铭》《虹县诗》《吴江舟中诗卷》《多景楼诗帖》等作品,也开创了“米点山水”。

万里风帆水著天,麝煤鼠尾过年年。

沧江静夜虹贯月,定是米家书画船。

这首黄庭坚的《戏赠米元章》,是米芾酷好收藏书画,驾着满载宝贝的“书画船”,航行于江上的最佳写照。

在其宦游生涯中,米芾经常驾着“书画船”奔波于南北各地,到处搜购书画,以此自娱。他所留下来的《书史》《画史》《宝章待访录》等文献,记录了他鉴赏或收藏过的书画名迹。收藏于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唐代韩干《照夜白》,即是目前存世唯一一件拥有米芾收藏纪录的画迹。

据传,米芾和蔡京某日一起乘船游玩。蔡京取出一幅谢安的《八月五日帖》让米芾看。米芾爱不释手,当即要求拿作品与蔡京交换。蔡京不允。米芾跃上船舷,大声说:“你若不给我,我就跳江。”蔡京只有答应。

宋徽宗送给米芾砚台,米芾抱起留有墨汁的砚台就跑。面对突然来到的皇上,米芾大喊:“看,我这字写得多好……”

为了收藏书画,米芾学会了装裱,他不但能对书画新作进行装裱,还能对古旧字画进行揭、补、修、裱,做到“修旧如旧”。

米芾还将自己收藏的晋人法帖刻之于石,公之于众。后人根据他的石刻作品,增添整理为《宝晋斋法帖》,刊行于世。

在无为,米芾又留下了拜石的佳话。

米芾听说在无为的河滩上有一块怪石,人们以为神异,不敢擅动,就命人搬进官衙内。米芾一见大为惊奇,忽而尊称石丈,忽而呼为石兄,后来整理衣冠,连连揖拜,说:“我想见石兄20年了。”

从此,“米癫”之称传遍朝野。

香传永远

睢宁县古邳镇,曾是下邳古城所在地。如今的古邳镇早已不见当年的情景。清代康熙年间,因地震导致黄河决堤,下邳古城被埋于地下。

寻访组到达古邳镇后,询问该镇文化站得知,下邳古城的遗址在半山村。驱车赶到后,只见一片菜地旁,立有江苏考古队竖立的下邳古文化遗址保护区的标牌。这个明清时期的古城遗址下叠压有魏晋、宋代乃至东汉时期的下邳古城遗址。

据记载,淮阳军治下邳县(今江苏邳州市之下邳故城),领下邳、宿迁二县。宋大观元年,米芾知淮阳军时,在古邳建“城隍行台”于东门外,并题字写额。也就是在这里,米芾病逝。

据记载,有洁癖的米芾在淮阳军任上,头上生疮,上章谢事,不允。卒于军廨。次年六月,长子米友仁奉柩归葬于润州。

对于米芾的去世,还有另外一种说法。

清代书法家、文学家、金石学家翁方纲在《米海岳年谱》中记载,《志林》云:米元章晚年学禅有得,知淮阳军未卒,先一月,作亲朋别书,焚其所好书画奇物,造香柟木棺,饮食坐卧书判其中。前七日,不茹荤,更衣沐浴,焚香清坐而已。及期,遍请郡僚,举拂示众曰:“众香国中来,众香国中去。”掷拂合掌而逝。

米芾之癫,也被后人改为颠或巅,这是因其在生活和艺术上特立独行、不屈从于世俗权力以及富有艺术家的真性情。

寻访组在寻访中发现,所到之处的居民大多知道米芾,即使在早餐店打工的服务员,被问到米芾时也说:“知道,他的字可值钱了。”

除人们眼中的值钱之外,米芾还有更有价值的地方,他不仅为世人留下了大量的书画佳作,启迪着后人,还是许多地方的廉政形象大使。“寻访米芾足迹”寻访组经过的城市,对襄阳的此次寻访活动都表示赞赏。

如何挖掘米芾的精神,如何让米芾留下的丰厚遗产造福当下?这是寻访组一路寻访中听到最多的话。

(本次寻访活动经费得到了襄阳市书画家联谊会主席吴方清的全力支持,在此致谢。)

责任编辑:陈忱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拾光圈儿微信